當前位置 : 首頁 > 言情 > 蓬門伊始

更新時間:2020-01-02 15:55:15

蓬門伊始 連載中

蓬門伊始

來源:落初 作者:東曦宸 分類:言情 主角:薛氏衛子謙 人氣:

經典小說《蓬門伊始》由東曦宸所編寫的言情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薛氏衛子謙,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那一年,盧玖兒八歲,神韻顯現。衛子謙十三歲。戚家盛十四歲。戚博文九歲。這是個家長里短、還鬧心耗費腦細胞的魂穿古代種田文——她玖兒是最平淡安逸的魂穿了吧,自出生后在田莊顯過著無憂無慮的田園生活,身邊還有個上進奮學卻又鬼精鬼精的衛家五子,還有鼻孔朝到天上去老自個兒吃閑醋的東家大少爺。不過,自東家的霸王小魔頭七少爺出現后,她的田園生活慢慢變了味,被卷入了大戶人家的深深宅斗之中......她一直自以為的旁觀者角色,開始不淡定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時日越久,昏睡的日子便逐漸減少了起來。只是每當夢回眠深處,恍惚間浮起的,皆是與之不一樣的時代與世貌。夢中的自己,就那么飄浮在都市森林的半空,靜靜俯視著庸庸碌碌的人與交通,在喧鬧的街道上穿梭不息。而當她緩緩伸出手想去抓緊些什么,人便從半空中急墜而下,硬生生地驚醒了過來。

驚醒之初,眸瞳朦朧,思緒懵懂。忽而憶起莊周夢蝶的典故,勾出了心底處纏繞不斷的迷惑。

到底是蝶妝扮了莊周的夢,還是莊周點綴了蝶的夢?

末秋的雨點淅淅瀝瀝,被風刮打在芭蕉葉上,奏鳴了一首子夜小調。輕輕的光刃擦劃過墨濃的天際,乍閃出周遭事物的輪廓及影子。

玖兒耗勁地坐起來,不熟練地擺動著軟趴趴的四肢,一步一跌地爬近窗邊。

因為雨下得突然,床尾的透氣窗并未于睡前關上,正毫不遮掩地洞開著。風吹過枝葉婆娑,夾帶涼濕和草根氣息縷縷不絕地拂進室內,好奇又熱情地撲向了那呆坐著外望的,周身滿面頗帶禪意的稚嫩面粉團,一直至墨天將明……

哈嗤——

大黑狗充滿靈氣的褐珠子,水汪汪的似映著擔憂的神色,嗚咦著偏頭關注著藤藍里的動靜。

哈嗤——哈嗤——

粉琢的人兒迷蒙著眼睛,皺了皺鼻子,忍不住連連打了幾個噴嚏。

正好是午炊時分,鄰近的衛家剛好面臨油瓶見底的窘況,衛子謙身受母命被踹出門,涎著臉皮來和黃氏借點豬油和鹽花。才剛踏進院門,便聽到弱弱顫顫的噴嚏聲,于是放聲喊道:

“洪嬸——玖兒她著涼了哦?”

黃氏正在內屋用小被子將女兒捂實,聽到聲響笑著招呼衛子謙進去。“哎,囡兒這些天晚上睡不穩妥,大白天又不肯補覺。昨晚更不知道著了什么魔,我四更天朦朧睜開眼,居然發現她趴在窗邊呆坐,也不知道是多久的事兒,整個人都冰冰涼涼,毛發和衣物都蒙上了厚厚的水氣……”

衛子謙將手上的物什擱到桌上,湊近床榻去看人,果然那臉色沒有前些天的紅潤粉嫩,反倒蒼白得有點發青。

黃氏瞥見他帶來的兩個空瓦碗,問:“是不是你家廚灶缺什么了?”

“嗯!今兒大哥二哥回來得突然,阿母沒趕得及上市集,便使我來借些油鹽回去。”

“大郎和二郎回了?那你爹呢?”黃氏頓了頓,還是沒忍住問,“我家的有沒有帶口信回來?”

衛子謙眨巴了幾下眼睛,摸著后腦勺憨笑道:“阿母急著趕我出門,還沒得空跟哥哥們聊上幾句呢……”

黃氏想了想,站起來去取桌上擱著的瓦碗。“那我先將東西送過去,五郎你顧看著下阿玖,等我回來啊!”

他才剛應聲,黃氏早就轉身往外走出去了。屋里少了人對話,自然安靜了不少。衛子謙正值活躍的少年時期,哪里耐得住氣,開始不斷地逗弄襁褓中的人兒,扮鬼臉、裝豬叫……什么招數都用上了,卻只換來盧玖兒一臉平靜的凝視。

自導自演了好一會兒,盧玖兒還是只瞪著眼珠子瞅他,衛子謙不禁納悶起來。忽爾轉念一想,對了!一定是因為身子不爽,所以玖兒才沒心思被他逗著玩呢!

“好吧,玖兒不怕,謙哥哥幫你把臉色弄好看點哦!”衛子謙邊說,邊摩擦手掌,下一瞬便向小臉蛋攻過去。

雖然他的力度不重,但是慘遭兩只狼爪蓄意的肆虐揉躪,她下意識地徒勞掙扎著,而下一秒他的舉措,令她錯愕得全身僵硬如石,臉色煞白又惱紅!

衛子謙低頭想親她的嫩臉頰,沒料到偏遇玖兒一個扭頭,便親上了花瓣般的小嘴唇。他神情古怪地皺了皺眉,伸出舌頭舔了舔唇,嘟噥了句:“嘖,一股奶味兒。”然后居然還偏首呸呸幾聲。

他……居然還敢嫌棄!他小子還不是一嘴的糖甜味兒!

她漲紅了小臉,用漫天的哭聲憤怒抗議著,將衛子謙急得團團轉,又拿小響鼓,又做鬼臉,使盡十八般功夫,卻終不得安寧。

隔壁的衛家屋舍因多了人氣,比起以往就是熱鬧忙活了很多。黃氏才進到院門外,就瞅見輛顯眼的牛車拴緊在屋旁的老樹干上,跨步進院內,幾樣物什暫放置在天井處,似是從牛車卸下后尚未來得及歸整的樣子。

“衛嫂!”黃氏停步在天井處,提氣喊了幾聲,“衛哥、衛嫂——有沒人在屋?”

薛氏聞聲迎出來看見,哎喲一聲連忙接過黃氏手上的調料,道:“那死崽子跑哪兒耍去了,居然敢勞你親自送過來,回頭我賞他一頓藤條鞭肉!”

“沒那回事兒,他幫我看著阿玖呢。”黃氏往里屋方向望去,正好瞧著了坐在廳上兩兄弟,轉頭笑道,“才幾個月沒見,大郎二郎又長了許多,眨眼就都成了大人模樣了。”

薛氏也得意地笑不攏嘴。“畢竟是在大城大宅子里做工,也不求什么飛黃騰達,只要他們都能長些見識,食飽穿暖養得起一家子,我也就知足地去酬謝神恩了。”

黃氏陪著抿唇笑了,接著張望了幾眼,問道:“怎么不見大衛哥?”

“說是大宅里的三姨奶奶臨盆,所以可能晚幾天回,也可能晚幾個月才回……”薛氏不免抱怨起來,“到大宅做工一年才許休歇幾趟,前頭說忙走不開,現下也被事兒絆著回不來,再拖下去臨近年底年關,他就更沒閑工夫回家里來了!”

“那叫貴人事忙嘛。”黃氏知她只是想發泄下,也沒往心里去,“那……有我家那位的消息嗎?”

兩家的男人都在城里的大宅做事,女人們就長住這郊野村鎮的田莊幫忙,所以平時無論哪一方返家都互帶消息,或是報個平安。

薛氏恍然省起,扭頭便喚大兒子出天井來,問:“你洪叔有讓你帶話回來嗎?”

大郎禮貌地跟黃氏問個好,然后搖了搖頭答說沒有。

黃氏心下不大踏實,細細問他:最近何時見到他人?身體如何?事務忙么?有沒有其它特別的事兒等等。

大郎微微一笑,安慰她道:“洪嬸不必擔心,料想洪叔返莊也是近些天的事兒,不然肯定會交代咱們給您傳話的。”

黃氏聽了這話,還是沒辦法舒心,但也問不出什么來,只好心事重重地告別了。

當大郎回到里屋,二郎替他滿滿地斟了杯茶,濃郁怡人的茶香撲鼻而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愧為頂級的云峰毛尖,若不是主子肯體恤賞賜,恐怕他們這般人家再庸碌奮斗三十年,也未舍得去買上一兩茶葉。

二郎將斟壺擱回桌面,抬眼問道:“最近大宅里不是有些風聲嗎?哥剛才怎么不跟嬸子提提,讓她有所準備也好啊。”

大郎睇了門外一眼,才端起茶杯細細品著,語意清淡道:“沒影兒的事,提了反而讓人瞎鬧心。”

二郎挑了挑眉毛,年輕的臉龐流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怎么會是沒影兒呢?我聽說上面早下了急令,讓大總管列份名單,還得逐家逐戶去探情況。所以只要上了那單子,總得是有機會的。”

“錯了。”大郎搖搖頭,“先不說洪叔那不爭不求的老實巴交性子,單是因為這事由大總管全權負責,以他的精明滑溜,事情就不會簡單。”

二郎聽了心里隱隱一動,但一時之間,還是摸不太清這話里的含義。

大郎見他的眼神不自覺地發愣,伸手輕輕地拍了拍他肩膀:“往后慢慢就會懂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梦幻西游还能赚钱嘛 易到 滴滴 哪个赚钱 天津快乐十分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1000炮金蟾捕鱼机打法 街机海王捕鱼下载最新手机版 dnf90装备合成赚钱 江苏11选5 怎么形容赚钱不容易 海南环岛赛 送餐和跑滴滴哪个赚钱 BK娱乐群 加入环球捕手好赚钱吗 宏发彩票网址 每日农经 山洞养竹鼠赚钱有道 800万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