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言情 > 卿本紅妝之皇后別想逃

更新時間:2020-01-02 15:52:32

卿本紅妝之皇后別想逃 已完結

卿本紅妝之皇后別想逃

來源:落初 作者:夜泊熹 分類:言情 主角:楚子言蘇浩 人氣:

《卿本紅妝之皇后別想逃》為夜泊熹最新力作,本網站免費提供“新書發布!”在線閱讀,無廣告,無彈窗,歡迎閱讀。精彩內容:她前世是國際督察,被自己心愛的人欺騙身亡。一朝穿越,被當做男兒養,卻沒想到桃花依然旺盛!即便讓他這個心思深沉的無情帝王,也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而她雖然智商高,卻是情場白癡。當他遇上她,他們會擦出怎樣的火花!本文純屬虛構,請勿模仿。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司徒驚璁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股淡淡的哀傷之感讓楚子言的心有一瞬間的軟化,輕易不同情人的那顆心臟竟然也莫明的抽疼了一下,“驚璁,放心吧,以后我便是你的朋友,真正的朋友,真的很感激你之前的一路跟隨,要不然我就會失去你這個朋友。”她說的那樣慎重,司徒驚璁能從楚子言的語氣中聽出對方對自己的重視,是那種真正地出自真心的重視,心莫名的一暖,不自覺的就笑出聲來。

楚子言見司徒驚璁笑了也不禁彎了彎唇角,兩人的笑聲一起在空氣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就這樣認定了一個人,楚子言想,那真的是一個值得珍惜的朋友,這一次,她相信自己的直覺。

“楚兄,有什么忙需要我幫的,我一定會幫。”司徒驚璁說完之后就將懷里的一塊令牌取出來遞給了楚子言。

楚子言小心的接過,“這是?”

“這是神醫谷的令牌,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拿這塊令牌去找農衣閣,無論是哪里,都分布的有農衣閣。”

來頭這么大,看來自己還真是遇到了一個不尋常的人,說的這樣明白了,楚子言再猜不出來就算是笨人了,“你是神醫谷的谷主?”

司徒驚璁點了點頭,“沒錯,我就是神醫谷的谷主。”

“我還是真會交好運。”

司徒驚璁不置可否的笑笑,“是呀,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今天就這樣感興趣的就一直想要結交你,還輕易就將我神醫谷的密令給了你,也許這就是天意吧。”

司徒驚璁那樣推心置腹的相交,楚子言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司徒兄,我有一件事想要告訴你,你不要生氣呀?”

司徒驚璁淡淡的看了楚子言一眼,這才隨意的說道:“什么事,你說吧?”

“嗯,其實在下也不是有意要騙你的,誰讓你一直跟著我,我還以為你不懷好意,我其實叫楚子言。”

“楚子言!”司徒驚璁一邊叫著這個名字一邊就跳起腳來,“什么?搞了半天,你還弄了個小名字來騙本公子。”那暴躁的樣子,怎么也無法和剛剛還一直都很正經的人聯系在一起。

楚子言表情訕訕,“對不起,防人之心不可無,我也不是有意的。”

“唉,只有算本公子倒霉,難得本公子這樣推心置腹的,不過還好,你倒是將自己的真名字告訴本公子了,不過,你叫楚子言,難道說你就是那個有著經商頭腦的天才。”

楚子言點了點頭,“算是吧。”

“靠,看來我這運氣也算不錯的,那是不是就意味著我若是缺錢就可以隨時都來找你要。”天,都爆Chu口了,楚子言說不出來話了,某人發錢的時候大手大腳,吃的全是上等的好菜,還在各個地方都開得有醫館,這樣的情況會有沒錢的一天嗎?說什么楚子言都是不相信的,看來想要司徒驚璁一直正正經經的還真是難呀。

兩人順著街道走著,突然聽到了一陣吵鬧聲,楚子言一看竟是一推人都圍在一起,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難得的沒有覺得人多厭煩,楚子言對司徒驚璁說道:“走吧,去看看。”兩人這才一起往那里走去。

楚子言和司徒驚璁兩人撥開熙熙攘攘的人群,這才走到近處。

天氣有些微熱,聚到人都的地方楚子言很快就覺得很不爽,由于耳邊還不時傳來一陣陣的喧吵聲,倒是司徒驚璁一幅興致勃勃的樣子,好像對這樣的事真的很感興趣。

兩人站著聽了一會,也大概明白了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就是你偷了我家的那幅畫,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那天我買這幅畫的時候你剛好就在身邊,你敢說不是你有的嗎?”說話的人是一個中年男子,穿著錦衣,想來應該是個有錢的商人。

年輕的小伙子俊臉憋得通紅,“我沒有做這種事,真的沒有。”

“哼,誰相信你,這些天我總是感覺到你神神秘秘的,就知道你不懷好意,整天想著我買的那幅畫,那可是我發了大價錢買的。”

“我真的沒有這樣做,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呢?”

“哼,還在狡辯,早知道我當初就不應該把你招進府中,真是晦氣,不僅偷了我的東西,還想勾引我的女兒,你也不想想,就你這身份,怎么配得上我的女兒,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

“老爺,我凌炎做事向來都是問心無愧,沒有做過便是沒有做過,絕對不會愿望自己,至于秀秀,我們兩也是真心相愛的。”

兩個人爭吵不休,楚子言是不明白眼前的這個中年人的,咄咄逼人的氣勢,明明可以在自己府中審問這件事的,問什么就要鬧到大街上來,楚子言哪里知道,楊修是吃定了這件事是凌炎做的,之所以選擇在大街上,他就是想讓凌炎丟盡面子,他是看不起這個人的,一個落魄書生竟然還想著娶他楊修的女兒,自己的女兒也向著他,簡直是氣死人,他就要凌炎顏面盡失,看秀秀以后還怎么好意思嫁給這樣壞名聲的人。

楊修也的確達到了他想要的成果,周圍看熱鬧的人都對凌炎指指點點的,凌炎一個書生,到底是經歷的少,心思哪有楊修深,即使一直為自己辯護,還是免不了的很快就造成了有理說不清的局面。

周圍的人都鬧哄哄的說道:“這樣的人,就應該早點送到官府里去。”

“對對,千萬不能輕易放了這人。”也有人跟著附和道。

楚子言冷眼旁觀著這一切,直到聽到有人說要將凌炎送到官府這才出聲制止,“慢著。”這聲音冷清,但就是讓人有一種不得不聽從的態度,楚子言身上所散花出來的指點全局的氣勢早已是渾然天成的。

聽到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楊修有些惱怒,是誰這么大的膽子敢壞了自己的好事,抬起頭一看也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真是個Ru臭未干的小子,竟然也想跟他斗,“你又是誰?沒事閑著來管我家的閑事。”

楚子言冷嗤一聲,“閑事本公子倒是不感興趣,只是這件事的由頭本公子倒是挺感興趣的。”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四方安徽麻将安卓版 A彩娱乐游戏 琼崖海南麻将怎么玩 上海快三 网易靠梦幻西游赚钱吗 脱衣麻将 竞彩篮球大小分 基民和股民谁更赚钱 河南斗棋麻将下载 辽宁35选7 按分钟聊天赚钱的平台 转发推广能赚钱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爱彩切换 汝南县在家赚钱的工作 p3试机号 魔秀主题制作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