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言情 > 邪王萌寵妃:腹黑萌寶一加一

更新時間:2019-12-31 16:25:38

邪王萌寵妃:腹黑萌寶一加一 連載中

邪王萌寵妃:腹黑萌寶一加一

來源:落初 作者:茶也 分類:言情 主角:小姐鳳筠 人氣:

新書《邪王萌寵妃:腹黑萌寶一加一》全文在線閱讀,作者茶也,主角小姐鳳筠,是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精彩章節節選:五年前,她說:“一百兩買你一夜!”然而一夜旖旎后……“不好意思,你的服務只值一個銅板呢!”說罷,少女仰天大笑,揚長而去。男人咬牙切齒:“很好!我會讓你知道我的服務到底是不是只值一文!”五年后,她攜萌寶歸來,整主母,治惡姐,踹渣男,混得風生水起,誰知卻撞上了他。她步步后退,他步步緊逼,她退無可退,只得冷著張臉問道,“你想干嘛?兒子是我的!”他勾唇一笑,“不想我搶兒子,咱們就再生一個,一人一個十分公平!”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御書殿內,攝政王一聽竹青說得消息大吃一驚,當即想去看看是不是如竹青所說那般。

“皇上,請容臣弟先走一步。”

瞧見攝政王臉上的焦急之色,皇帝皺眉問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攝政王回道,“竹青方才來說,蓮兒他能熟睡了,竟連竹青靠近都不自知!這可是五年來蓮兒第一次睡得這樣香!臣弟關心則亂,就想立即過去看看。”

“哦?蓮兒可用了新進的那沉木香?”皇帝心想,莫非是新進的沉木香起了作用?

竹青跪了下去,畢恭畢敬道,“回皇上,我過去的時候,香爐是冷的,并沒有聞到什么味道。就是,就是……”說道這里,竹青吱吱唔唔地說不出話來。

攝政王有些著急,“就是什么?皇上問你話呢,你就快說!”

竹青被攝政王一催,嚇得立馬將頭俯得更低,“回皇上、王爺,世子身旁還,還睡了一個女人!”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

燕祁蓮這人在朝夏國誰人不知!

打小就是京中權里的混世魔王、紈绔子弟!什么壞事都要參一腳,不鬧得滿城風雨絕不罷休!可有一點,卻是燕祁蓮從不亂來的,那便是不近女色。京中圈里多少世家小姐愛慕攝政王府的世子燕祁蓮,可卻從沒見過燕祁蓮作出任何敗壞別家小姐名聲的事。

再者,跟燕祁蓮同齡的一些世家子弟,身邊不止一個丫鬟服侍,秦暮修更是早就收了一個貼身婢女作通房,可燕祁蓮身邊就只留了一個竹青。

如今一聽燕祁蓮身旁睡了個女人,眾人不是大罵燕祁蓮好色,反倒是震驚。

只不過,這女人會是誰呢?

今日宮宴,各世家的小姐都會進宮參加宴會,即便愛慕燕祁蓮,各家的小姐也不會作出如此出格的事來。難不成是宮里的宮女?

想到這里,眾人面上都閃過一絲尷尬之色。

咳咳,都說宮里的女人年輕貌美,還是年老色衰,那都是皇上的女人。如今燕祁蓮抱著一個宮女睡著了,那豈不是算上了皇上的女人?

哪知皇帝聽后并不發怒,反倒哈哈一笑,“不錯不錯,這孩子可算是長大開竅了!哈哈哈!臣弟,你快去看看!若是哪家的姑娘,朕就做主賜婚,若是宮里的宮女,朕就賞他了。快去,快去!不然去晚了,可就見不到你兒媳婦咯!”

“那臣弟就先謝過皇上了!”攝政王面色看不清情緒,作了個揖后,立即隨竹青趕往御花園。

“我去!燕祁蓮那小子居然有喜歡的女人了!我還真當這臭小子是葷腥不沾,準備出家了呢!要不就是斷袖之癖!不然這小子干嘛總是跟我們混一塊,就從沒見過他接近哪家的小姐。”一旁的秦暮修偷偷地朝季簡珩道。

清雋的少年抿唇一笑,并不糾正秦暮修將燕祁蓮將這事添油加醋成燕祁蓮喜歡上了一個女人。不過,燕祁蓮那樣有潔癖的人,若不是真的對對方感興趣,只怕連話都不愿與人說,更別提躺在一塊睡覺了。

“想不想去看看那女人到底是誰?”忽然,季簡珩問道。

“你是說……”秦暮修轉眸看向身旁的少年,一時間四目相對,二人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神色。

秦暮修喜上眉梢,“走!”說罷,二人立刻跟在攝政王的身后,偷偷離開了御書殿。

……

可待到幾人匆匆趕到御花園的湖心亭之時,卻只見燕祁蓮一人悠悠側臥在軟塌之上,一手撐著頭,一手端著一本小冊子看得正歡,好不愜意的模樣。

“蓮兒,你……”攝政王四下一看,除了燕祁蓮,這亭內并沒有其他人的身影。

“父王這是怎么了,這么急沖沖的?”燕祁蓮從軟塌上坐了起來,放下手中的書,好笑著道。

“呃,沒什么?”攝政王一時語塞,他總不能問自己兒子方才到底是不是跟一個女人睡在一起吧。

“燕祁蓮,怎么就你一人?!還有一個人呢?”就在這時,原本打算躲在一旁偷偷觀察的秦暮修憋不住了,沒看到人立馬跳了出來,快速沖進湖心亭內,開始翻找起人來。

“本來就我一人。”燕祁蓮并不阻攔,面上坦然一片,任由著秦暮修在湖心亭內翻翻找找。

“臭小子,快說!你把那女人藏哪了?!”沒找到人,急Xing子的秦暮修立馬逼問道。

燕祁蓮斜睨了他一眼,毒舌道,“什么女人?!我說秦暮修,你該不會是精蟲上腦,怎么這大白天的就想起女人來了?!”

“狗……”秦暮修瞟了眼一旁的攝政王,還是將后面那個“屁”字給咽回了肚子里。

“別找了,這里藏不住人的,要有早就被發現了。”季簡珩倒是不緊不慢,緩緩踏進亭內。

“竹青,你不是說你家公子跟一個女人睡在一起嗎?!人呢?!”秦牧修氣呼呼地質問道。

竹青亦是一愣,抓著腦袋奇怪道,“我,我也不知道啊!真是奇了怪了,我方才明明看見……”

燕祁蓮斜睨了竹青一眼,道,“竹青,你確定你看見了?”

竹青背脊一涼,他家少爺這語氣,怎么聽都有些威脅的意味啊!

“咳咳,沒有!是我看錯了!看錯了!”為保Xing命,竹青當即改口道。

燕祁蓮抿唇一笑,很是滿意,眼眸一轉,看向季簡珩與秦暮修二人,一副“你看,我沒說錯吧”的表情。

秦暮修鄙夷地看了眼竹青,對他這種向惡勢力屈服的行為表示不恥。

而季簡珩眉梢一挑,心中已是了然。

未婚就與男子私通,對一個姑娘而言,絕對不是什么好名聲。燕祁蓮不說,明顯是在為那位姑娘考慮。他忽然很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女子,居然也能讓燕祁蓮這樣放在心上。

攝政王最終發話道,“好了,好了,別鬧了,我們快回御書殿吧!再過半個時辰,宮宴可就要開始了。”

就在燕祁蓮等人趕往御書殿的時候,溫云珂和蔣墨穎已回到了鳳鸞宮。才踏進宮門,就聽見某個聲音用無比討厭的語氣說道,“溫鳳筠,她就是你那個未婚先孕的妹妹?厚著臉皮回京中也就罷了,還敢來參加宮宴,真是恬不知恥啊!”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财神捕鱼网页版 商业银行通过贷款赚钱原理 辽宁浙江篮球比分直播 在那里给明星写评论赚钱 陕西快乐10分 怎么靠app赚钱的 500万足球即时比分 贵州快3 昧着良心赚钱什么意思 为什么黑客不去网赌 快乐飞艇 微信步步保赚钱吗 麦唱能赚钱吗 可以上传作品赚钱的网站 x新浪体育 大米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