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言情 > 男神掀桌:女人,別拔草

更新時間:2019-12-31 16:19:08

男神掀桌:女人,別拔草 連載中

男神掀桌:女人,別拔草

來源:落初 作者:心弦跳動 分類:言情 主角:左小念顧安 人氣:

經典小說《男神掀桌:女人,別拔草》由心弦跳動所編寫的言情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左小念顧安,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她溫文而善良,好心讓自己公司剛剛入職的小師妹搭自己老公的順風車,怎想兩人卻背對著她出軌。離婚之后,她卻遭遇了一個鉆石級的王老五,他給她遮風避雨,給她愛的溫暖,可她卻不再輕易的敞開自己的心扉,一心想的是將腹中剛剛孕育的生命生下來,然后撫養成人……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是嗎?我怎么覺得你是背著我跟我爸合作?!”顧安皮笑肉不笑的欺身而上,將左小念堵在了他和墻壁之間。

左小念懶得解釋,委屈的很,沒好氣的道:“隨便你怎么想!你要是覺得我是為了拿錢答應給他生個孫子,你大可以按照我們簽的條約絕不碰我一個手指頭!對于只知道懷疑我的人,我除了鄙視還是鄙視!”

聲音越來越大,喊到最后,左小念覺得自己幾近發瘋,再壓抑著恐怕會說出更沒有理智的話,只好用力的將顧安推開,奔跑了出去。

顧安氣得握拳,重重的砸在墻上,恨不能掐住左小念的脖子,請她老實安分一點!

心里的怒火消不掉,顧安去泡澡,點了熏香,緩解情緒誰知道等他出來,也沒見左小念的蹤影,心下有些不放心,便撥打左小念的電話。

他還未開口,便聽到左小念不耐煩的沖他吼:“你別煩我了!行不行翱!我,我死不了!也不敢,逃婚!”

“你喝酒了?”顧安感覺左小念有點不大對勁她不是沒有在他面前爆發過,卻都是很清晰有條理的,不像這會兒,有點像是醉了的語氣。

左小念大吼了一聲“別管我!”便掛了電話她并沒喝酒,她只是想看看顧安對她有沒有一點真心,真心的關心過她。

她站在小區里最高樓棟的頂層,拿望遠鏡看著顧安送她的小別墅,盯著那燈光明亮的院子,期待著能有人沖出來,焦急的奔跑尋找可她看得眼酸,也沒發現人影,倒是最后,院子里的燈光消失,小別墅里的燈光全部不見,陷入黑暗之中。

左小念咬了咬唇,將借來的望遠鏡還給物主,抱著膝蓋蹲到了角落。

他清楚她不敢逃婚,便不管她死活了嗎?他不怕她喝多了出事?

算了,想這些有什么用,他喜歡的是男人,不可能對她有什么感情,她就做好以后顏面盡失的準備吧。

“還好,我也沒有喜歡上你。”嘆了口氣,左小念笑笑,去賓館里尋求短暫的安歇與清靜。

天還沒亮的時候,左小念便趕了回來,扮演好一個新娘該有的姿態,全程面帶笑容,或是幸福甜蜜,或是緊張忐忑,雖然一夜沒睡好有些疲憊,她還是強打精神,讓自己展現出較為完美的神色。

一切順利,左小念在伴娘團的擁簇下被新郎顧安攔腰抱起,坐上了奢華的加長婚車。

左小念痛呼,掙扎著推開了顧安,本欲斥責,卻突然想起還有伴娘團在,只好低下頭羞澀嗔怒的道:“安,你好討厭,有人看著呢。”

顧安笑的毫無破綻,將她再度擁入懷里道:“你太美了,我情不自禁。”說著就低頭再欲親吻一次。

左小念驚慌,她可沒料到顧安會在婚禮一開始就違反合約的欺負她!不過她也無法責怪他,因為這可以歸到演戲所需的范疇里。

既然如此,她就主動一點!

于是,捧住他的臉,親上他的唇,微微用力,咬住他的唇,迫使他不敢再放肆zxSm。

不知道顧安是怕了,還是被她的舉動給嚇到了,呆了一呆,便沒再欺負她就這樣,兩人相安無事狀似甜蜜的來到了顧家,舉辦這場露天西式自助式婚禮。

既然是西式婚禮,自然少不了宣誓,說那三個字“我愿意。”

顧安回答的很是干脆,目光深情,面帶微笑的看著左小念左小念心想,愿意你個頭!老天爺,一會兒我說的愿意其實是不愿意啊。

為了不露出馬腳,左小念等神父問完就回答了“我愿意。”,然后是新郎吻新娘還好只是輕吻臉龐,不然她一定找機會整他一回!

應顧安朋友的要求擺姿勢拍了一些照片之后,左小念準備去換敬酒禮服,也得揉一揉她因為保持笑容而有些僵硬的臉頰!

剛離開人群,她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瞬間僵在原地,陰沉了臉。

“小念!不要嫁給他!”王八蛋大喊著朝她奔跑而來,一臉的心碎焦急,真是令人動容,唏噓這是哪個癡情人敢來顧家婚禮鬧超真是勇氣可嘉啊只是怎么也不稱一稱自己幾兩重呢?

“快攔住他!”眼看著王八蛋向自己靠近,左小念連忙向伴娘團求救!最后還是她的兩名大學室友反應比較快,把有所耳聞的王八蛋給拽了住。

此時的左小念已經成為眾人的焦點,再跑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朝顧安招手,尋求救場。

顧安和顧老爺子顧鵬程,還有左小念的爺爺左清遠都隨著人群往這邊而來,還有幾個被允許參加婚禮的媒體記者也兩眼放光的跑過來。

左清遠一看到被拉住的年輕男人,當即臉一沉,握緊拳頭道:“小安,麻煩叫人把他拉出去!這里不歡迎他!”

顧安微微皺了眉,看向左小念,瞧她一臉憤然,便猜這男人跟她有不愉快的過往,當即叫保安將王八蛋給帶走。

王八蛋掙扎著大喊:“小念,你恨我不要緊!可是,你別嫁給這個男人啊他喜歡的是男人!他娶你只是為了傳宗接代,不會給你幸福的!”

“這位先生,恐怕要讓你失望了當年我故意假裝喜歡男人,不過是不想被我父親逼著結婚這一點,我父親,我妻子,我朋友,都是知道的。”顧安也不生氣,他本以為會有商業敵對請人在他婚禮上抹黑他,沒想到竟是左小念的追求者,這還好解決一些呢。

一聽這樣的說辭,王八蛋愣住了,呆了一會兒才歉疚的向左清遠求救:“爺爺,您不要信他的花言巧語,小念嫁給他,肯定為了給您治病的。”

左清遠早已氣得渾身發抖,聽得這話,更是火上澆油的怒了!咬牙道:“就算是這樣,也比你這個見錢眼開攀龍附鳳的混小子強!”

說罷,他向顧安解釋道:“小安,你聽爺爺給你說,小念跟這個人確實是認識的,他們是一起長大的,他家和我有口頭婚約可是,當年小念還沒十八歲的時候,他跟著有錢人家的女兒跑了,一跑就是五年沒有音訊,所以,這婚約自然是自動取消了現在他單方面的來鬧,消你不要誤會小念。”

顧安握住左清遠的手,鎮定堅定的點頭:“爺爺,您放心,我了解小念,我知道她現在心里只有我。”

左小念聽著這話,心里泛酸真正了解她的,還是王八蛋啊一猜就知道她是為了給爺爺治病才跟顧安結婚只是,那又如何?曾經的背叛,即便她可以原諒他的所作所為,卻也絕不可能再回頭!

穩定了情緒,她看向悔恨又無助的男人,努力揚起微笑道:“林思陽,我不管你今天來我的婚禮上鬧這一出是出于什么原因,我都請你自重一點,不要再做出什么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來!念在我們一起長大的份上,請吃好喝好玩好。”

說完挽住了顧安的手臂,抱歉的對大家笑笑:“真是不好意思,讓大家見笑了。”

顧安也配合默契的立刻感謝親友的到來,望親友們用餐愉快,不要被不懂禮貌的人影響了好心情。

其他人都禮貌的離開,只留下了顧家父子和左清遠。

林思陽自知自己今日行事魯莽,可他是別無選擇,不得出此下策見其他人等已經退下了,他抓緊時機趕在被人請走之前,拿出了他的底牌。

他看清這幾個人當中還是顧鵬程最為冷靜,至始至終都是冷眼相看,斷定他才是顧家當家的人不然顧安也不會為了拒婚而假裝喜歡男人所以,他將他的底牌――一張病歷單,交給了顧老爺子顧鵬程。

顧鵬程拿來一看,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凌厲的射向了左小念,然后,將病歷單交給了左清遠。

左清遠定睛一看,一口氣出不來,站也站不穩,瞪著左小念,昏了過去。

將左清遠扶住的顧安顧不上那張掉到地上的紙,叫人送左清遠回房休息,叫醫生檢查。

左小念非常好奇是什么能讓爺爺氣得昏厥,俯身撿了起來當她看清那病歷單上的內容,她的臉色也白了一白。

面對顧鵬程強壓怒氣的嫌棄眼神,她忽然不知道該怎么開口解釋……

即便解釋,他們若不信她,她又能怎樣?

將左清遠交給了傭人,顧安拿過那張病歷單掃了一眼,只愣了一下,便將左小念擁入懷里,安慰她道:“別怕,我相信你。”

眼淚咻然而出,左小念趴在顧安的懷里泣不成聲,有些感動哪怕是演戲,她也感謝他能這般維護她。

她聽到顧安說:“林先生,很不知羞的告訴你,我和小念已經有夫妻之實,而她是有落紅的。”

林思陽腳步一顫,踉蹌后退了半步,小聲囁嚅道:“那個……那個是可以補的……這張病歷,是真的,你可以去調……”

“不用調查!就算是真的,我也不會因此而嫌棄她,我只會對她更好而你,更是沒資格和她在一起!慢走!不送!”打斷林思陽的話,顧安將那病歷單扔到了地上,沖顧鵬程點了點頭,便將左小念攔腰抱起,先回房休息。

顧鵬程心有所疑,可現在的場合不容許他做出過激的舉動。

所以,他冷靜的撿起了病歷單,請人將林思陽先送回去不過他留了個心眼,將自己的名片給了林思陽他相信,他會聯系他的。

顧安的大臥室里,左小念被放到了床上,他拿來濕毛巾,讓她先擦擦臉。

對著鏡子將淚水擦干,左小念尷尬的道:“妝花了……”

“沒事,一會兒再補妝你先休息一會兒,我去陪陪客人。”顧安輕拍左小念的手,溫柔的笑看著她。

點點頭,左小念再次不爭氣的哭了,眼看著顧安的身影要離開這裝扮一新的婚房,她忍不住開口解釋道:“顧安,我沒有打過胎,我真的沒打過胎。”

顧安緩緩轉過身來,點頭道:“嗯,我知道,你別多想,先休息一會兒。”

“謝謝你。”不管他是真的相信她,還是因為和她只是演戲才不在乎,她都感謝他這么給她面子,沒有傷她。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兒,左小念還是無法平靜她想不通林思陽是怎么知道她今天在顧家舉行婚禮的她也想不通林思陽是怎么拿到那張病歷單的。

林思陽,他先背叛了她,傷害了她,現在又來污蔑她,到底他想怎么樣?

如果先前還或多或少的相信他是真的還愛著她的,現在,她只會為這份感情感到負累!

一個打著愛的旗號來傷害她的人,她怎么都不可能原諒!

不過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她還得繼續扮演她的身份。

補了妝,換了禮服,她去客房看爺爺還沒開口解釋,倒是爺爺自責的向她道歉:“小念,是爺爺不好,爺爺也是看到那病歷單給氣蒙了,沒去想它的真實性。”

左小念心里暖暖的,握住爺爺的手道:“爺爺,那病歷單確實是真的,不過事不是我做的,是我一個同學讓我陪著她去醫院,誰知道她報的我的名字。”

“爺爺就知道小念是個懂事聽話的乖孩子。”左清遠將孫女摟入懷里,心疼的厲害。

他是多么的害怕自己的孫女曾遭受過那樣的痛苦呀!

他自己和心愛的女子未婚先孕,生下了孩子,卻生生分離不能相見,苦了孩子沒有享受過母愛也因此,他是極力反對婚前發生關系的!他的寶貝孫女那么聽話,怎么可能作出那樣的事呢?

唉,孫女不怪他就好啊那時他的反應,肯定是傷了孫女的心啊。

為了不讓爺爺的,左小念將顧安的應變說給爺爺聽,自然是顧安被爺爺夸獎了一番。

陪爺爺說了一會兒話,左小念便被催著去陪客人,她也就去了,心懷忐忑。

剛出門就遠遠的看到顧安,他正與人談笑風生,優雅高貴得體,游刃有余,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竟能如此淡定,像個沒事兒人一樣。

還好,上流社會的人都懂得什么該做什么不該說,連眼神上也沒讓她太感到尷尬,還算是一切順利。

忙碌了一天,左小念終于在晚飯過后可以先行離席去休息了泡在大魚缸里,她倍感舒適,心情也好了許多回想這些日發生的種種,不禁莞爾,顧安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伙伴。

若不是她很有自知之明,只怕已深陷其中。

洗完澡躺到床上和已經去療養院的爺爺聊了會兒電話,左小念有些昏昏欲睡,卻聽到敲門聲,竟是顧安讓傭人給她送來了她最愛的橙汁。

舔了舔唇,她確實感到很渴,忙親自開了門,道了謝,毫無戒心的將一大杯果汁喝完,又麻煩傭人再給她送一杯上來備用。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金六福彩票苹果 福彩3d 奥迅球探比分直播 湖北孝感麻将卡五星 蜂鸟娱乐代理赚钱吗 奥讯球探网 足球指数 共享酒店怎么赚钱的 云南11选5 什么紫卡升级了赚钱 如何帮金融机构赚钱 美国棒球比分 捕鱼达人外挂 无印良品靠什么赚钱 加盟吗 今天必发足球指数 现在过年搞什么最赚钱吗 斗鱼唱歌主播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