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仙俠 > 朝辭白云間

更新時間:2019-12-31 16:07:22

朝辭白云間 已完結

朝辭白云間

來源:落初 作者:錦官臣 分類:仙俠 主角:王母青靈 人氣: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的是網絡作家錦官臣的原創小說《朝辭白云間》,主角王母青靈,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書中主要講述本是蓬萊女,年歲正芳華,青梅常相隨,卻心系柳花。自覺無別長,困頓一世家,嫁于天家子,身后是浮華。世人嗟嘆好姻緣,凌霄殿上始仇家。  命里混沌命里了,奈何前緣拋不下。朝辭白云下凡塵,紅塵一點眉間記,天上人間終癡纏,看破不破始還家。前緣不盡原是他,兜兜轉轉人間話。  天上人間,不離不棄(此文細膩,細水流長。)  新浪微博:錦官臣1992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瑤伽感覺那白箭正往她的方向齊齊飛來。她化為人身。抱著十哥,大紅喜袍長長垂落在地上,她頭發早已經散了,嘴唇被染成鮮血般的蔻丹色。他勾著速銘的脖子,說道:“十哥,你說這樣是不是就能死得漂亮點?”

速銘看她那樣無謂的樣子,也笑起來,死到臨頭,大家再一起,也算圓滿。他看瑤伽踮著腳死死的用身體護住他,笑出了淚。:“漂亮是漂亮,不過你這個姿勢活像一只猴子。”

速銘看著那箭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瑤伽還是一副無謂的樣子,好像這樣并不是赴死,而是玩樂。他已經想好,一定要讓自己的妹妹活下去,就算是灰分湮滅,七魄不存,也要用自己的元神護住她周全。

可是就在千鈞一發之際,那箭好像凝固住了,速銘一看,原來是靖靈。他心里驚異,瑤伽穿著喜袍,他也穿著喜服,今天是他們成親!

瑤伽等了一會兒,并未感覺萬箭穿心。她看了看速銘,發現他正在看向后方,瑤伽松了手,一轉身,發現速銘正用自身法力,為他們織了一個結界。

她看著他,表情復雜。誰知靖靈轉過頭看著她,說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瑤伽并未答話,趕緊急忙蹲下身來,為速銘去解那玄鐵鎖鏈。誰知她剛一觸碰,就被彈了出去,手被灼傷。

速銘看著她受傷的手,急切的問道:“瑤伽,你沒事兒吧?”

靖靈一聽見速銘的詢問,急忙回頭,看見瑤伽手上正被那玄鐵灼傷,發現這樣下去不是長久之計。這背后給后羿神弓的人他已猜到,如今也顧不得那么多。他凝神念動咒語,然后大叫一聲:“破!”

結界散去,一股強有力的靈力沖擊著那些白箭。隨后他打著手勢,又念動咒語,打叫一聲:“滅!”

那白箭像受了強大的焚燒,隨著風幻化成灰。不復存在。

靖靈趕忙過去扶著受傷的瑤伽,挽起她寬大的水袖,只見她手掌至胳膊一塊,都被灼傷。靖靈見她皺著眉,有些心痛。用手輕輕拂過她受傷的地方,一瞬間就恢復了原樣。

瑤伽看著他,本來想說感謝。但是看著被白箭射殺的兄長,漸漸的與他保持了距離。她看著他,說道:“你休想因為你救了我的命,而讓我感激你!”

靖靈做這一切,并非只為求得她的感激。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父王造成的,所以他甚至都并未敢奢望她的原諒。見她還要上前試圖硬解下那玄鐵鎖鏈,趕緊拉住她,但隨即又自覺的收回了手。說道:“這鐵鏈……只有父親才能解。”

話剛說完,捆綁著五位金烏的鐵鏈漸漸褪去。瑤伽趕緊過去扶著速銘。他體力不支,就那么重重的往下摔去,瑤伽本來想扶著他,奈何她力氣太小,隨著他一塊兒跌在地上。兩個小丫頭見狀,連忙跑過去,幫著瑤伽一塊扶著速銘。

靖靈這次并沒有過去幫忙。他看著從遠處走來的天帝。一大群神仙和宮人都跟著他,大家都看著死里逃生的速銘。他雖虛弱,狼狽,但仍舊高貴。

靖靈上前,給天帝行了大禮,說道:“父王,請饒恕速銘神君。”

突然,周圍的神仙都并未說話安靜下來。這天宮中,歷來無人敢于天帝帝作對。如今不僅十位天神反了他,如今就連自己的兒子都要求他給予這些叛賊原諒。

短暫的靜默之后,人群中站出一位穿著甲胄的將軍,正是掌管天上天兵的天笠元帥。他走向靖靈君旁邊,同他一起向天帝行著大禮,說道:“天帝,如今十位金烏只剩速銘神君一人,請天帝為凡間子民著想,他們不能失去光和熱。”

天帝看著面前的兩位,又看看瑤伽。笑了起來:“東王公與青女所生十子,皆為火神。唯獨只有這個女兒,是個風神。實在是可惜。”

眾人不解此話何意,但速銘明白,天帝這是在警告他。她看了一眼瑤伽,想起逝去的九位兄長。如今只留得他一人,他在心里暗暗發誓,就算只留得他一人,他也要遵循他們的意愿,他要好好的守護凡間,更要保護好這個唯一的妹妹。

況且就連他的死對頭天笠,和不可一世的靖靈都屈膝為他討情,自己也不能太不識好歹。

他推掉瑤伽扶著他的手,慢慢的向下屈膝,同靖靈和天笠一起,給天帝行著大禮。

“十哥!”瑤伽一看,她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兄長卑躬屈膝,雖然她知道十哥如今是委曲求全。

妙君輕輕的拉著瑤伽的衣袖,希望她體諒。小聲的叫道:“姐姐……”

速銘開了口,說道:“臣,速銘。謝天帝不殺之恩。”

天帝看著速銘跪地,又看了一眼天笠和靖靈。嘴角掛起了滿意的微笑。其他神仙見狀,也知道天帝的態度,全部都行著大禮,異口同聲的說道:“求天帝寬恕速銘神君。”

瑤伽看著這黑壓壓跪倒的一片,有些悲從深處來的絕望。她與天帝對立站著,發現天帝正笑吟吟的看著她,像在宣告什么。

隨后他對瑤伽說道:“今日是你大婚,卻不料發生這樣的事兒。”隨即他又說道:“靖靈,還不同瑤伽回去。”

瑤伽看了天帝一眼,她恨他那若有如無的笑。一甩袖,也沒等靖靈,便獨自走了。妙君和音歌一見姐姐走了,也顧不得那么多,連忙跟了上去。

音歌今日目睹了這天庭無聲的殺戮,迎上前去,拉著瑤伽的手,諾諾的說道:“瑤伽姐姐,我們回蓬萊仙山吧。這外界太過險惡,我很害怕。”

妙君一見她說話又不知輕重,正準備拉她過來,卻看見瑤伽停了下來,蹲下身,輕輕地摸著她的頭發,隨后也拉過妙君,將兩個小丫頭抱入懷中,說道:“我們再也回不去蓬萊仙山了。”

妙君知道她心里難過,又怕音歌說話傷了她的心,連忙說道:“沒關系的,以后姐姐去哪里,我們就跟去哪里。”

音歌也說道:“對,兩位姐姐去哪里,我就跟你們去哪里。只要你們都在,哪里都一樣。”

靖靈追上了她們,發現瑤伽正蹲下身來抱著兩位小丫頭。他嘆了一口氣,并未上前,就這樣和她們保持著一段距離,回到了九霄天宮。

看見瑤伽踏進了天宮的門,靖靈抬頭,看了一眼天宮的牌匾。他一揮手,上面的“九霄天宮”立馬變成了“蓬萊仙居”。他看著自己的杰作,感覺用心良苦。可是審視了一會兒,想起瑤伽說過話:“你休想讓我感激你!”苦笑了一下,又揮手把牌匾變了回來。

他剛一踏進大門,就看見瑤伽正站在院子里看著他。靖靈淺淺的舔了一下嘴唇,終究什么也沒說。

“你既然想給這天宮改個名字,怎么又不改了。”瑤伽問道,她知道,靖靈一直都跟在她的身后。

靖靈揚起嘴角,心里感覺有一絲暖和。:“沒想好叫什么。要不你給取個名吧。”

瑤伽看著他的笑,極其的無邪,也揚起嘴角,淡然的說道:“我不擅長起名的,干脆就叫隨便好了。”

靖靈皺著眉,:“隨便天宮。未免也太隨便了吧。”

瑤伽這次是真的笑了起來,說道:“很符合你我的風格啊,你這么隨隨便便的娶了我。我也就這么隨隨便便的嫁給你。”

靖靈的笑僵在臉上,心里說道:你這么隨便一嫁,嫁得家破人亡,嫁得滿心仇恨。我這么隨便一娶,娶的已經不再是你。

始終是天意弄人。

靖靈走過去,拉起她的手出了天宮,他們站在門口,靖靈隨即又揮了手,那牌匾又變成了“蓬萊仙居”四個字。他看著瑤伽,故意問道:“喜歡這個名字嗎?”

瑤伽看了他一眼,僵著個臉。甩開了他的手,理也沒理就徑直走了進去。

天庭是沒有黑夜的,這永恒的白晝沒有盡頭。瑤伽見音歌和妙君進來,一人手執一紅燈籠,然后從燈籠里引了火,點燃了從蓬萊仙山就一直捧著的琉璃盞。瑤伽正想問,大白天的點這個干嘛,卻發現,整個天宮,好像都在慢慢變暗。

這時候她才知道,這琉璃盞原來是這用處。兩個小丫頭為她換下了喜服,穿上了長袍,白凈如蓮,干凈如雪。自始至終,就連音歌這個愛鬧的丫頭都沒有說一句話。

等收拾好了,兩個小丫頭行了禮,打著燈籠在屋子里各處照了照。聽說這樣,好像就可以保證邪靈不入,保家宅安康。瑤伽坐在床上,看著她們忙碌,然后看見她們又行了禮,妙君說道:“姐姐,好好休息。”

說完便帶著音歌出了門。等她們一走,這屋子就暗了下來,只靠那琉璃盞的燈光,完全就很微弱。瑤伽抬眼,看著妙君和音歌開了門,請靖靈進去。

等靖靈一進了屋,她們復又把門關上,靖靈從來沒有試過在如此混沌的黑暗中行走。他心里也有些忐忑,只見床頭兩只琉璃盞,發出微微弱弱的光,那些輕紗似薄霧,他一層層的撥開,總覺得有點霧里看花的味道。

瑤伽見他進來了,也知道,今晚是所謂的洞房花燭夜。她看著他,正靜靜的脫掉外衣而換上同她一般的長袍。兩人都這樣不言語,瑤伽實在是熬不住了,犯傻的問了一句:“你今晚和我睡嗎?”

靖靈一聽,系帶子的手僵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哈哈哈,不然你認為呢?”

瑤伽其實完全不懂男女之事兒,脫鞋子上了床,往里頭挪了挪,這床也足夠大,別說兩個人,再有一個人,恐怕也嫌多余。她背對著他,微微蜷縮著,說道:“我睡了。”

說著,也不敢閉眼,瞪大了眼睛看著墻壁。

靖靈一看她盡然真的背對著他側臥而眠,簡直要氣結。他坐在床邊,扯了扯她抱得死死的被子:“喂,你和敖方也是這樣嗎?”

瑤伽本來想裝已經睡著了,可是靖靈好像打算就這樣扯著她的被子,直到她醒為止。瑤伽一翻身,從床上坐了起來,沒好氣的說:“向來都是我睡床他睡床邊的!”然后疑惑的看著他:“你問這個干嘛。”

誰知靖靈抿著嘴,一臉忍笑。瑤伽完全不懂他要干什么。又說道:“你是不是想睡里邊啊?以前敖方總是擔心被我踹下床,所以總要求睡里邊。”

靖靈一巴掌擺在自己的腦袋上,整個人都陰沉沉的:“你不是說他睡床邊的嗎?”

“那是我不高興的時候。一般我都不忍心的。他堂堂三太子,我怎么能欺負他呢?”瑤伽說完,看見靖靈的臉黑得厲害。裝作什么也不知道,天真的問道:“你怎么了?”

靖靈憋著怨氣,脫鞋子上床與她對坐著:“沒什么!你們感情真好!”

“對呀,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從他這么小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瑤伽給他比劃了一下,大概手臂長短。靖靈愣神,才發現她說的可能不是敖方的高度,而是敖方龍形的長度。

靖靈完全沒有了笑意。想起上一次見面,若不是他阻撓,他們可能早就離開天際了。靖靈看著她,想著她小時候的樣子。他們之間差了不止三千年。按照年齡來算,在靖靈面前,她還不過是個半大孩子。

靖靈沒有想到,發生了那么多事兒。瑤伽還能這樣心平氣和的跟他講話,可當他們一旦沉默下來,兩人之間的鴻溝就越來越深。

瑤伽感到驚心,眼前的這個人,并不是青靈君,而是靖靈圣君。他是天帝的兒子。他們之間,有著九條血親的仇恨。為什么在面對他之時,她恨不起來。她的眼神對上靖靈的眼神,趕忙撇開,從他手中搶過被子,翻身躺下不再看他。

靖靈見她突然又對他冷若冰霜,感覺剛才的樣子不過是自己的一場臆想。他看著她的背影,覺得難過。因為他知道,他們之間永遠不可能如最初那般的坦然。

他是靖靈,不是青靈。就算曾經是,以后也不會再是。瑤伽強行讓自己閉眼,她盡量讓自己感覺不到靖靈的存在。因為只要一看到他,就會想去死去的兄長。她無法同天帝的兒子共眠一榻。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河南22选5 棒球比分网网球淘汰规则 内蒙古时时彩 房产中介赚钱吗 知乎 哈尔滨麻将怎么才能听 棋牌大圣捕鱼 885 光明骑士怎么赚钱 谁有宁夏麻将群呢 pk10 奖多多彩票首页 小罐茶专卖店赚钱吗 苹果帮别人充值赚钱 雷速体育 甘肃快3 如何选择下载软件赚钱 安卓返利网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