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其他 > 重生為凰,皇上請自重

更新時間:2020-01-02 15:34:03

重生為凰,皇上請自重 連載中

重生為凰,皇上請自重

來源:微小寶 作者:金錯刀 分類:其他 主角:賀語賀云清 人氣:

《重生為凰,皇上請自重》由網絡作家金錯刀所著,終于迎來了精彩的大結局,賀語賀云清這兩位主角會有怎樣的結局呢?是悲傷或是喜悅或是幸福,這些懸念都將在這章精彩的結局內容中為你揭曉,精彩內容如下:所嫁非人致使家破人亡,父母雙親慘死的一幕讓她悲痛欲絕,到頭來也逃過死亡的命運。 重來一世,賀云清風華正茂,誓畢要改寫結局,殺盡仇人,保全賀家 不料卻又被皇子勾搭,這一世怕還是逃不脫紛爭二字 這位姑娘,明人不說暗話,我覺得我們有緣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賀氏,因為世世代代家族兒郎的輝煌,早已成了大楚國三大世家之一,而賀府更是極盡顯赫,可謂是銜山抱水建來精,多少功夫筑始成。 離賀府正院最近的清水閣更是臨湖依山,青磚玉瓦,曲廊回敘,玉樹瓊花,好一派貴氣悠然。 而清水閣的側屋,則是由三間堂屋貫穿的書房,淡淡的檀木香充斥著整個屋內,輕輕一嗅便知是那京都蓬萊閣最上品的露凝香,一支就是紋銀二十兩。 西墻上掛顏大家的墨寶,北墻設書架,架上絕世真跡可見一斑,尤其是架上那官窯的大盤中盛著的數十個嬌黃玲瓏的大佛手,各個都是傾城之價啊。 書房臨窗放著的是一張紫檀木的書案,案上放著一疊簪花小楷的佛經,字跡狂狷顯然書寫之人不適合這簪花小楷的字體。 “主子,離夫人的壽辰還有一段日子呢,您不如先歇歇吧。”一等丫頭翹綠一身翠色百褶裙顯得清秀可人,手上拿著折扇不停的給伏案之人扇著,很是心疼自家主子累著。 可是伏案之人卻是一遍又一遍的想讓自己的字體更加貼近佛經的氣韻。 賀云清一身紫色的玲瓏裙,外搭一件水霧薄衫,肩若削成腰若扶柳,肌若凝脂氣若幽蘭。 頭上祥云髻斜插一根鏤空金釵,綴著點點紫玉,華貴萬千。 眸如深井,不敢窺看;俏鼻朱唇,好似瓊瑤仙子。 明明是那般深沉的紫色,卻被女子穿的貴氣凜然,仿佛這貴是與生自來。 賀云清手上的筆終于是停了下來,眸子掠過窗外的翠竹,心里卻是波濤萬千,久久不能平息。 自己從那刑場斷頭日之后便是回到了十四歲的時候了,仿佛前世種種都是如夢一場。 可是,這個夢自己怎么能忘呢? 兩天了,自己足足用了兩天才忍下了那張徹骨的恨,才強忍住現在就想要活剝楚懷玉的沖動,才硬生生忍住活活埋了賀語嫣的想法。 那種家破親亡的感覺,那種頭斷的感覺,那種看著自己的身子在別的地方的感覺。 “真的是太可怕了。”賀云清嘴角眸子冷冽,可是嘴角卻是劃起了笑意。 好戲,就要開場了。 翹綠看著主子的神色越來越陡峻,那眸中的寒意硬生生讓翹綠有種想要跪下去的沖動,嚇得都快不敢呼吸了。 “主子,堂小姐來了。”門口守著的二等丫頭荷香,叩門通報。 “讓她去正屋,以后我的書房誰都不準進。”賀云清交代完,把那抄好的佛經磊好,才是慢悠悠的出了書房。 賀云清還未踏進正屋,便聽到那熟悉的聲音,帶著幾分嬌嗔和無辜。 “姐姐,荷香那個丫頭竟然不讓語嫣進去找你,你那么疼語嫣,怎么會不讓語嫣找你呢。”賀語嫣一聲桃粉色的月牙梅花夏裙,外面罩著水紅色的薄紗,襯得整個人嬌嫩無比,楚楚動人。 一雙含著春水的杏眼,眼里全是嬌弱,可是細細看去那眸子里對于清水閣擺設的嫉妒藏得還是不夠深。 頭上戴的是蓬萊閣最新出的珍寶楚翹金釵,那夏裙的布料是上好的蜀錦。 看到這些,賀云清就是心中一片嫌惡,賀語嫣啊賀語嫣,你口口聲聲說我賀家對不起你,可是你吃的穿的哪一個不是最好的呢? 賀云清淡淡打量了賀語嫣一眼后,才是毫無表情的說道:“我的書房本身就是不許別人進的,關荷香何事,這是我的命令。” 賀語嫣見賀云清這般說法,心中很是不悅,但還是裝出一副大方的態度:“是妹妹莽撞了,以后自然是不會再去姐姐的書房。” “這樣自然最好。”賀云清才不管賀語嫣這個以退為進的說話方式呢,前世與她接觸了幾十年,對于賀語嫣自己真的是了解的太透了。 賀語嫣見賀云清一點面子都不給自己,面上也是有幾分不好看,只能故意低下頭顯得有些怯懦,心里卻把賀云清祖宗十八代都罵上了,一個賤人憑什么可以出生如此高貴,真是可恨! 賀云清自是不會像以往那樣覺得賀語嫣可憐,只是自顧自的拿起茶盞開始品茶,打算靜等賀語嫣接下來想要唱的好戲。 時間就這樣靜謐了下去,賀語嫣終于好似有些裝不下去了,往常自己這樣裝可憐,賀云清那個蠢貨一定是會心疼,然后就可以有求必應,今天怎么她卻半點反應都沒有呢。 賀語嫣只能咽了口口水,小聲的試探開口:“我碰巧聽兆嬤嬤說,因為端午將近,所以老祖宗明日打算將當年先皇后賞的綠寶石琉璃釵和其余首飾拿出來,為我們幾房的姑娘端午那天的皇宮宴增添光彩。” “妹妹就順嘴給身邊的丫頭說了一句妹妹身無長物,身份不貴,若是能拿到那琉璃釵必定會讓各位貴夫人對妹妹高看幾眼,以后也會有個好姻緣。” 賀語嫣說到這,看賀云清還未接話,只能眨巴眨巴眼睛,言辭更加真切的說道,“其實妹妹也知道,妹妹身份低下,不配先皇后賞的釵,就想著那釵能給姐姐,好讓姐姐更添光彩,畢竟姐姐才是嫡長房嫡長女。” “可是……”說到這里賀語嫣還故意哽咽了一下,眼眶發紅,“哪知剛好碰到了燕妹妹,燕妹妹竟然說她也是嫡長房嫡女,這釵她才該得,不是我一個寄主在這里的外人可以隨便插嘴的,還,還說就算是大姐也不一定就有資格得到。” 話落,賀語嫣便是戚戚然的哭了起來,那梨花帶雨的模樣還真的讓人有幾分心疼。 可是,賀云清不是男人,也沒有憐香惜玉的心,更不會對賀語嫣感到同情。 賀云清抬眸看了一眼還在裝可憐的賀語嫣,冷笑了起來,那笑容很是冰冷,好像一觸就會讓人感到徹骨的寒。 可是賀語嫣那腦子卻是沒有轉過來,以為賀云清這幅表現是因為痛恨賀云燕罵自己是外人,忙是故意抹了抹眼睛,嬌滴滴的說道:“姐姐,妹妹不委屈,只是覺得姐姐明明才是賀府最出眾的人兒,可是燕妹妹卻是仗著姿色艷麗,時時不將姐姐放在眼里,妹妹是為姐姐委屈。” 賀云清看著賀語嫣那偽善的表演,心里就暗自納悶,自己當初怎么就被這么一個人給挑撥的與賀云燕離心了呢? 想前世,賀語嫣拿著自己的名義說是為了自己爭奪,可是說白了還是她想要那釵。 等自己從老祖宗那拿上那釵后,她三言兩語就從自己這哄騙了過去,倒是讓她在端午宴上出了一些風頭。 可是,也是因為這釵不在燕兒頭上,導致燕兒沒能讓先皇后的本家義勇將軍府高看燕兒一眼。 燕兒自幼就愛戀義勇將軍府的嫡子,雖說義勇將軍府不及三大世家,可卻是因為先皇后的原因,讓義勇將軍府選媳婦極為苛刻。 據說那琉璃釵對于先皇后而言極為珍貴,是當年皇上派人跨海去一離島拿回來的寶石,打造而成,送給先皇后定情之用。 可是這支琉璃釵卻在先皇后彌留之際,賞給了她自己的姑奶奶也就是賀府的老祖宗,說是希望這釵最后能落到有緣的可心人的后輩手上。 所以,若是那釵能落到燕兒的頭上,定會讓那義勇將軍夫人李氏高看燕兒一眼。 可是…… 自己,卻親手搶了過來,從那以后徹徹底底傷了燕兒的心。 無論燕兒最終嫁給了那侯府跟這釵有沒有關系,都讓自己覺得愧疚她萬分。 再在刑場時,聽到賀語嫣說燕兒的后事,自己才驚覺。 賀云燕,才是賀家的人,她才是有著賀家的驕傲,賀家的勇氣的女兒。 可是,自己卻被賀語嫣挑撥多年,自己真是蠢啊! “哦?”賀云清挑眉,玩味的笑道,“我與賀云燕乃是同父同母的姐妹,我有什么好委屈的,燕兒若是喜歡那釵,我定是不會與她爭的。” “況且,我覺得燕兒也沒說錯什么,雖然實話難聽了些……”賀云清朱唇親啟,話語惡毒至極,“堂妹,你畢竟是外人這句話沒有錯。” 賀云清話落,便是看到賀語嫣那漲紅了的臉,一直張著嘴想要說些什么,最終卻是緩緩的流下一滴清淚,立馬轉變態度:“姐姐,是不是誰給你說了妹妹什么了,妹妹當真不是故意挑撥你們姐妹關系,妹妹也是極為喜歡燕妹妹的。” 賀語嫣的態度轉變的極為之快,硬是讓旁邊的翹綠都嘆為觀止。 “姐姐,妹妹愚笨,心里眼里都是先想著姐姐,所以說話之處不免偏向了姐姐,所以才會讓姐姐覺得妹妹有心挑撥。”賀語嫣那清淚還掛在臉上,抬眸一片真誠。 賀云清暗笑,賀語嫣的段位還是有些高超,這么快就轉變了思路,要是以前的自己怕還真是醒了她。 可是,現在收拾賀語嫣這個賤人顯然還是太便宜她,得要讓她一點點死,才是給她最好的結局。 “好,姐姐自然信你,這釵我們長房定然要拿來,這件事姐姐就交給你了。”賀云清冷笑,這釵便是自己重生歸來送給燕兒的第一份禮物。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机锋网制作rom赚钱 新彩彩票苹果 逆水寒手游赚钱方法 二人麻将怎么玩视频 腾讯捕鱼王技巧 股票上涨一分钱赚钱吗 奥客竞彩比分直播 吉林快三 形容老公赚钱辛苦的句子 既可以看书也可以赚钱的应用 雪缘园北单 足彩 大话2游戏赚钱 泽善堂赚钱吗 海南麻将技巧思想路什么打 宁夏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