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女生 > 有遇無言

更新時間:2020-01-02 15:55:31

有遇無言 已完結

有遇無言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七月流蘇167 分類:女生 主角:林海少夫人 人氣:

《有遇無言》作者:七月流蘇167,女生類型小說,主角:林海少夫人,本小說主要講述了:“我誰都不跟,我就是一個人,她18歲了,她只屬于她自己,從今以后,她不叫夏默媛,我自己改成林海,隨外婆姓,你們滿意了嗎”? 當媛媛從派出所出來的時候,她的身份證上赫然寫著林海,從她18歲開始她將迎來她嶄新的人生,她再不用解釋她和夏子軒的關系。夏子軒就是她的父親,眼下一手遮天的人物。...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林海她還在尋覓她的小伙伴的時候,清雨就拖著大包小包的沖她走來了,還一邊呼喊她的名字,她牽著左浩朝她走去。那一刻她才發現她真的好久沒見到清雨了。林海,讓我抱一個一看見她,清雨就扔了所有的行李,雙手張開沖她飛奔而來,高高的馬尾在那兒飛旋。她結結實實的接住了這個龐大的人物。她真是無語凝噎,壓得她胸口真疼啊。清雨,清雨,你壓著我了,壓著我胸了她憋不過起來,朝著清雨喊。胸,林海,你有嗎?她被這句話憋得滿臉通紅,她眼角看見左浩在笑。笑的那么張狂。她真想抽死這丫的,她是怎么認識這玩意兒的。滿臉黑線。林海,真的,你以后不要說這個,傷你自己尊嚴清雨好像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她一個人在那兒滔滔不絕,左浩已經笑得前俯后仰了。她已經徹底黑線了。她怎么就能認識這么個貨了。她不想繼續糾結下去,這人來人往的,她還是回去吧,回去了她再收拾這個口無遮攔的清雨。

她率先走出火車站,清雨看她走了,就緊跟了上來,連她的行李都沒拖,左浩看著她們走了,行李都不拖,搖了搖頭,把那些東西全部拎著走了出來。清雨看了看左浩,然后對她說別說,這哥們當個搬運工還不錯,你挺有眼光的她沒搭理這人。清雨討個沒趣就去和左浩說話左浩,你這妞調教的不錯啊,都不搭理她這個好姐妹了左浩沒說話,只是看了她一眼。清雨受到這種待遇,當然是心里倍兒不爽了。林海,你們怎么回事兒啊?不待見她是吧,早說啊,何必來接她啊清雨表示了非常的不爽。她苦笑。清雨,這是你把我傷到了,我男盆友還給你拎行李,真是,你要怎么樣她也是憋屈。幫她搬行李怎么了,我還給你說,這行李里面還有我媽給你帶的她沒理睬清雨的語氣姜媽媽還給她帶東西了?她看著清雨,左浩駐足看著她們。覺得她們肯定搞笑,上一秒還不理睬,互相詆毀,下一秒就這樣面對面,心平氣和的了。是啊,我媽說你過年都沒回去,肯定想家,急讓我給你帶來好多吃的,給我帶的都沒你多清雨吃起姜媽媽的醋來,也不是好玩兒的。好了,知道你媽媽對我好,你也不必這樣啊,我們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還是不是好姐妹了?她當然能夠感受到來自于姜媽媽的關懷。她的事情姜媽媽什么都知道,清雨雖然沒有父愛,可是好歹有她全程的呵護。但是她,姜媽媽知道,她什么都沒有。她想給她一點兒溫暖。她很感激她。這個同樣命苦的女人,卻還在溫暖她們冰冷的心。

她和清雨停止了大鬧,左浩走過來喲,怎么不繼續瘋了,別說你們還真挺好玩的啊左浩貌似是有深意的笑笑,她一下沒反應過來。就看見清雨和左浩相視一笑,她真的不知道能有什么好笑的。下一秒她就知道這兩貨在想什么,她瞪了他們一眼,不說話,直接攔了一輛的士,二話不說坐在了副駕駛員的位置。他們見她確實有氣,就也不再笑了,麻利的把行李放在后行李箱,坐上了車。車上誰都沒說話。她是難為情,他們則是以為她生氣了。師傅看著她們三個像是在斗氣,和她們說話,她們也只是恩恩啊啊的含糊著,他看她們不想聊天也就自顧自的放起了音樂。

等她們到宿舍樓下的時候,清雨一把摟過她我說大小姐,你這不對勁啊,我們開個玩笑的她看了看清雨,沒搭理她,直接拖著她最重的那個行李就往樓上爬,清雨看她直接上去了,也二話不說的就收拾其他的行李,在臨走錢還不忘給左浩說不要著急,以她對她的了解,她生氣還不一嚴重,如果真的生氣,是不會搭理她的,更別說給我托行李了。清雨麻利的跟了上來,她直接把箱子拖到了她宿舍,免得拖來拖去的麻煩。她站在她們宿舍門口的時候,清雨氣喘吁吁的跟上來我說林海,跑那么快干嘛?她不搭理她,指了指鎖住的門。清雨在包里摸了半天終于摸出了鑰匙。她們進了宿舍,清雨抱住她林海,你是不是有心事?她把頭埋在清雨的脖子里清雨,你知道嗎,她發現她真的愛上左浩了,他今天早上帶她去寺廟開了光,送了她想了很久的一塊玉佩。清雨包都沒卸,摸了摸她的頭林海,放下心中那些痛苦吧,有人關心愛護你是個不錯的選擇,你不能活在你的過去,活在你的磨難里清雨知道她,不敢輕易接受一個人,不敢隨便把自己的心交給任何人。她害怕走上她母親或者姜媽媽的舊路。她其實是個膽小的人。我想我已經接納了左浩,從心理上沒有排斥他了,你覺得可以嗎?她抬頭問清雨。林海,不管他可不可以,他放棄了和家人團聚的機會,來陪伴你,他給了你最大的感動,這個人就值得你珍惜。清雨說的很淡然,她才想起來,趙威這個人本應該出現在火車站卻沒有。

當她從清雨的口中得知,趙威去度假的時候,她愣住了。你想他嗎?她以為清雨會說想的,畢竟這個人是他男朋友。清雨卸下了背包,站起身,收拾柜子。林海,你知道嗎,我覺得趙威不是我想要的,他身上有她父親的味道,就是那種紈绔的味道,我害怕走上她母親的道路。我覺得那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我也不知道我要怎么面對這個人,我很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感覺。清雨起身,把給她帶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你說我是不是很犯賤,明明知道不是一個好結果,還是要去飛蛾撲火。清雨繼續收拾,但她知道其實清雨只不過是在打發時間,因為她把自己收進去的又拿出來,反反復復。她明白清雨的甘薯,都是害怕接受又害怕失去。

接下來,她聽到了一個很讓她震驚的故事。

在清雨回家的那天下午,清雨去找趙威,沒有提前打招呼,就那么去了,當她在他宿舍樓下的時候,看見趙威身邊站著一個長發飄飄的女子,很是清新脫俗,她挽著趙威的手,清雨看見這一幕準備撥號的手停滯了,他們出門直接走向側門,沒有看見清雨。清雨想摸清楚這個人和趙威的關系,就跟蹤他們,遠遠的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她見她們進了一家下午茶的地方,透過落地的玻璃窗看見有說有笑的,趙威還吻了那個女孩。當時清雨很累,不知道要怎么做,最后還是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學校,給她打電話準備聊聊天,可是她的手機是左浩接的,清雨就沒有說出來。到了晚上,趙威還是打電話給清雨,然后讓她在路上注意安全,還準備約清雨出去喝點兒東西。清雨含含糊糊的拒絕了,她一個寒假就在思索這件事情。而她這個不稱職的朋友還沉浸在和左浩的甜甜蜜蜜中,沒有察覺。

那他沒有給你解釋嗎?她心疼的看著清雨。我沒有問他,、我就問他有沒有和前女朋友糾纏不清,他說我想多了,還說自己是真心的,沒有二心,讓我放心,還說和家人去度假,春節就在外面度過了,電話會少一點兒清雨繼續她的亂七八糟的整理。她站起來清雨,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嗎?這是個不靠譜的男人,你知道如果姜媽媽知道這件事,非得和你鬧起來她看著清雨。清雨抱頭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放不下他,你知道嗎,他身上有很多我值得欣賞的東西。她覺得這是有目標的人,盡管沒有左浩優秀清雨表現出了很大的痛苦。她不知道她能做什么來幫助這個一直依賴的朋友,她有困難的時候直接在她的肩膀上擦眼淚,可是這個時候,應該她站出來把肩膀給她的時候,她卻不知道怎么做了。她給左浩打電話,讓他決定她們要去哪兒吃飯,她想給清雨解解壓,這個孩子原來痛苦了這么久都沒有告訴她。她頓時覺得她太不了解她了。左浩很快就發來簡訊告訴她們地址,然后說在她們樓下來接她們。等清雨換了一件衣服,她拉著清雨去她宿舍,然后把東西放下,簡單收拾了一下就決定出門了。

等她們出門的時候,左浩已經在樓下等著了喲,兩位美女,真榮幸能夠和你們共進晚餐她拉著清雨走過去你的任務就是好好作陪,然后買單清雨毫不客氣的對著左浩一拍肩膀。她已經給左浩說了要他安慰清雨,一個男人才能好好剖析一個男人。

她們去吃的是那種小攤子,燒烤攤,左浩像對待一個男人一樣對待清雨,叫囂著要一醉方休,她這個無辣不歡的直接燒烤了一大堆的吃的,左浩笑她是從餓牢里面放出來的,清雨這個叛徒則配合左浩說,這妹子就從來沒吃飽過,就讓她吃吧,好不容易逮著一個機會吃個免費的餐,你就讓她敞開肚皮吃吧,咱哥倆就繼續喝酒。不要搭理她。她真心是想抽死他丫的,她不過是想吃點兒辣的,她怎么了就,就成了沒吃飽的了。她決定吃飽了再和他們計較這個問題。她一點兒都不擔心清雨會醉,那時候她們高考畢業了,她去KTV喝酒喝的是她的好幾倍,她其實也挺能喝的,但是她不能喝,她要以防萬一的防著點兒,要是喝醉了,她還能好好的打個車不是,她還能保證他們不丟人顯眼不是。可是竟然遭到了這種嫌棄,她真是有苦說不出。待到酒過三巡,她們清雨終于扛不住了。

她不停的再喝,她示意左浩攔著點兒,可是左浩說清雨心里太多痛苦了,積攢起來就成了今天這個樣子,就讓她瘋狂一次吧。她不知道她是否要同意這個建議,因為借酒澆愁的建議是她提出來的,可是這個時候竟然是這個樣子,她本來想借喝酒來讓清雨放松,然后讓左浩勸勸她,可是左浩說,誰勸都沒有用,只能讓她自己忘記,這是愛的太深的節奏。那一瞬間,她真懷疑她到底是不是學心理學的,因為這個問題她從來沒有想清楚過。她以為有些東西勸勸可能心理會好受點。可是事實不是這樣,因為她們并不知道這個人所經歷的的所有事情。她們說不定會撒鹽在她傷口上,再大的痛苦也有愈合的一天,她們誰也幫不了她。就在清雨敞開了喝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清雨含著淚水看了一眼手機威崽崽清雨沒有聽這個電話,她繼續吆喝著左浩喝,我們今天喝個一醉方休左浩看著她,在用眼神詢問她是否能讓她喝醉。她一想這不喝醉也是個麻煩,人家攤主也不用收攤了。她就說讓她醉吧,也許能夠獲取多少的心靈安靜。她讓左浩陪著她喝完,能夠早點兒回去。電話還在那兒響,別的桌子就把她們看著,要不是左浩在這兒,她肯定拉著清雨走了,這些大叔們太危險了。她看著清雨總要有個說法,你不能這樣拖泥帶水啊?清雨沒搭理她,繼續和左浩碰瓶子,早前就把杯子換成了瓶子,清雨說在這個小攤前,我們就得庸俗當時惹來旁邊人的側目。最后,清雨實在是裝傻裝不下去了,把電話扔在了地下,正準備用腳踩的時候,她搶了回來,滑動屏幕接了這個電話干嘛了,怎么不接她電話?那邊的聲音有些急切,略顯焦急,可是她一想到清雨在這兒遭受這種苦的時候,她就氣不打一處來。她正準備開罵的時候,清雨搶過她耳邊的手機她在了,剛剛洗澡了清雨喝酒已經有點兒高了,說話有點兒不清楚。這個手機被按了免提鍵,她聽到趙威說你是不是喝酒了,怎么含糊不清?嗯,喝了點兒,朋友生日,高興清雨淚流滿面,她知道這個人已經走進了清雨心里,她不想讓這個人看到她一丁點兒的不堪。她決定保留清雨這個尊嚴。她搶過電話喂,趙威,她是林海,今天她她接清雨,她們高興就出來玩玩,沒事兒,左浩在了,不用擔心她們的安全。她們唱歌了,掛了啊她掛了電話,清雨看著她,表現出了驚訝的表情。可能不能接受她這樣撒謊。她只是為了保住清雨最后的尊嚴而已,和這個男人沒有關系。

清雨在桌上嚎啕大哭,她瞬時不知道她應該怎么做才能解救清雨。清雨這個時候才是真真正正的坍塌,她已經忘記了喝酒,忘記了她和左浩的存在,但是唯獨沒有忘記那份憂傷,那份戳在她心里的背叛。她看著左浩,她不知道要怎么辦,說實話,她真的覺得她太不了解清雨了,在這一瞬間她覺得她們之間有很多東西她們都自己沒有說出來。在她們內心深處,她們還是有間隔。左浩去買單,準備把清雨拖去吹吹風,她們沒有打的,而是拖著清雨在街道上走,可是她和左浩的身高差距太大了,清雨這時候已經爛醉如泥,她很吃力。左浩看她實在吃力,就提議背清雨,這樣說不定也會好一點兒,因為倒著能夠促進食物的循環。她看著左浩不怕我吐你一身啊?這個有點兒潔癖的男生,她想他不一定能夠接受這個結果的沒什么啊,誰叫她是你好朋友兼閨蜜啊,你也沒有什么朋友,我當然是看你面子了啊左浩表現出了無所謂的態度。她當然開心啊,這個是陪了她這么多年的朋友,這個是給了她幻想的男朋友,他能夠幫她的朋友,連潔癖都顧不上了,這不是給她面子是什么。她真的好感激這個時候的左浩。他讓她不用擔心后面的事情,她只要看著他做就夠了。清雨趴在左浩的背上,很安靜,沒有哭沒有鬧,但是也沒有睡著。她知道其實睡著了對清雨而言也是解脫。就會短暫的忘記這件事情,得到片刻的安寧。

她們在街邊坐下來,真的是累了,左浩的羽絨服已經脫了,可是頭上還是汗水,她抽了幾張紙遞給左浩。讓他擦擦汗,她左手要扶著清雨,只能揚起右手,所以有點兒別扭,可是這貨竟然要她給他擦她這可是為了你朋友累成這樣,你要給她點兒鼓勵她不搭理他,覺得真是還不嫌局面亂,清雨在吐過之后就睡著了。她想帶她回宿舍,給她洗個澡。這樣黏糊糊的真的難受。左浩突然在她考慮怎么回宿舍的時候吻住了她的唇。她被措不及防的嚇到,然后她就倒在了街上,清雨被她帶倒了,左浩還吻住了她的唇,估計左浩也不會知道她心不在焉會導致摔倒。然后的局面就是她們三個人很奇葩的倒在了街上,幸虧沒人看見,不然那要怎么解釋啊,左浩經歷這驚心動魄的一幕之后,起身,拉起了她們,她們這兩個清醒的人臉上是因為尷尬臉紅,清雨喝多了臉紅。哎,三個人的臉真紅。

她把她想帶清雨回去的建議給左浩說了這個時候要給清雨洗洗澡,不然她會不舒服的,但是這個點兒不能進宿舍了她面露難色。今天我可沒讓阿姨給你留鑰匙,我沒打招呼左浩迅速的打消了她的想法,她還幻想著左浩能夠給她個驚喜的,事實是她真的被驚到了。她看著左浩詢問他怎么辦,難道要在街上睡一夜啊,這大冷天的,真心不是個事兒啊。左浩看了看她我們去住旅館吧她愣了,眼睛珠子都快掉出來了。左浩急著解釋我是說我們去定兩個房間,她我一個,你和清雨一個,清雨確實需要好好休息一下,還需要馬上洗個澡她看看左浩,看看清雨,只能這樣了,難不成去喊門,清雨都醉成這個德行了,喊門不得被罵死啊,這在大街上呆著也不是個事。目前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了。左浩繼續背著清雨,她們就近找了一家普通的旅館住下了。她很艱難的給清雨洗了個澡,終于費勁力氣讓她去了床上。她自己簡單的沖了一下就睡在床上了。她是真的累了。這晚上鬧騰的,不,是這一天鬧騰的。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半全场 在家做手工赚钱串珠子云浮 中超联赛新浪体育 辽宁快乐12 福建11选5 网络竞价赚钱吗 世界杯竞彩足球赚钱吗 广东好彩1 怎样在做视频赚钱 福建快三 网上开博客赚钱吗 淘宝快3 中销平台是怎么赚钱的 广西快3 怎么通过买鞋赚钱吗 山西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