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靈異 > 尸囊人

更新時間:2020-04-07 09:09:02

尸囊人 連載中

尸囊人

來源:掌中云 作者:老睿說書 分類:靈異 主角:趙有才葛才根 人氣:

今天小編帶給各位書友們的是網絡作家老睿說書的原創小說《尸囊人》,主角趙有才葛才根,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朋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書中主要講述  尸,缺人氣而歸一,黃土于死為盡頭; 囊,承百念而陰陽,俗世黃花一場夢; 十年前,我因為工作分配到南海一個油田鉆井平臺上,因為一場操作失誤,從油田里撈出了個漂亮女尸,怪事頻頻發生,工友死亡、夜半腳步聲、人心失蹤,最后請高人相助,方破解這一厄局。后因“悟性”不錯,成為一名尸囊人,駐守三門鎮,維護一方平安,保陽間太平。   一場煙花雨夢,一段人間詭事,行走陰陽之間,行諱人之事,助鄉民、行好事、破陰鬼。...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驚慌中想要躲開,但整個人就好像陷入了泥沼一樣,硬是掙扎不開。 尸夔沖到我跟前,然后一下子抱住了我,要說這事在以前,我可是開心的要死,但現在卻無福消受啊,這鬼玩意身體冷的要命,我也不知道麻叔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驚慌中想要甩開,但尸夔那雙冰冷的手在我身上瞎摸,我懷疑這女人生前肯定是偷漢子了,不然為啥這么風 騷,最后一看她摸到了心臟部位,頓時嚇得哆嗦。 “那個,尸夔大人,小弟的血不好喝,還有傳染病,要不我介紹個人給你成不,我領導大飛,那家伙肥頭大耳的,很對你胃口。” 這節骨眼,我也不講究情義了,能活命要緊。 但是尸夔壓根就不聽我的話,一直在心臟部位揉捏著,就差伸進去了,這關鍵時刻,我才發現那張靈符的位置,竟然就在我腳下。 可身子壓不下去,我忽然有了個法子,聽祖父提過,若是遇到小鬼,童子尿可以對付,雖然不知道真假,但我這二十幾年的童子身可派上用場了。 我努力的吹著口哨,眼看心臟部位被尸夔鋒利的指甲劃開了一道傷痕,千鈞一發之際,終于全身一哆嗦,褲襠子都濕了。 尸夔觸碰到我那童子尿后,一下子彈開了,我急忙撿起靈符,一把朝著她胸口貼去。 靈符的威力我倒是頭一次見到過,只見尸夔一下子就跟觸了電一樣,身子劇烈的抖動著。最后胸口被燒出了一個大洞,原本漂亮的臉蛋就像瓷器一樣裂開,皮膚都開始起皺褶了。 我嚇得急忙拿起角落里的尸囊跑了出去,一股氣的沖到了房間里頭,然后關上了大門。想起白天葛才根老人說的那話,趕忙鉆入了尸囊袋中。 這玩意也不知道被裝過了什么,一股惡臭味,我驚恐的呆在里頭,聽著外頭傳來的腳步聲,心里揪的緊緊的,那尸夔該不會沖進來吧。 好在過去了整整十來分鐘,外邊的腳步聲才漸漸遠去,但我可不敢再次出去了。萬一遇到危險,那就死定了,于是在尸囊袋里呆了一晚上,等到天亮的時候才爬了出來。 尸夔應該是躲起來了,我平復了下驚恐的情緒,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冰柜那兒,將麻叔放了回去。然后跑到領導大飛那,將昨晚的事告訴了他。 這家伙雖然相信鬼神之說,但聽說有個漂亮的女人始終都不相信,皺著眉頭說:“去找葛大爺吧。” 沒辦法,我只好拿著尸囊袋再一次坐船來到了葛大爺的村子,大老遠的就看見他老人家正站在家門口抽著旱煙。 見到我跑過來后,笑說:“咋樣,是不是見鬼了?” 我點點頭說:“葛大爺,那尸夔為啥找上我來?” 要說我與那尸夔是真的沒有任何關聯啊,咋就找上我了呢,葛才根老大爺倒是笑了笑說:“這還不簡單,就是你那好朋友麻叔出賣的唄。” 我吃了一驚,咋是麻叔害我,他都死的不成樣子了,葛大爺也解釋了一通。說是尸夔勾走了麻叔的魂,當天晚上又是我倆親自將尸夔帶到儲藏室的,按理來說就是沾染上了因果。 雖然有點玄乎,但我卻不得不相信了,心想那不是被鬼纏上了嗎,急忙向葛大爺求救:“您老就幫幫我吧。” “小伙子,幫你也成,不過有個條件。”葛大爺神秘一笑。 眼下,我都被鬼纏身了,還管啥條件,就算是要我的處男身也愿意了,急忙點頭。葛大爺笑了笑,然后從我手里拿走了尸囊袋,又順道取出一個布袋子,里頭裝著都是一些道家的法器。 再一次隨著我到了油田那,這一次,葛大爺直接來到了鐵欄桿邊,取出一條紅繩,在紅繩處綁上一枚五帝錢。然后扔入海中,又從布袋子里摸出個八卦盤,盯著上面掐算。 大概半個多小時后,跑到另外一頭,從海中撈起了紅繩,拉上來一看,五帝錢竟然有點變黑了,同時上邊還有點皮毛。 葛大爺眉頭緊鎖,盯著五帝錢瞅了幾眼說:“尸夔應該不是海葬,而是屬于內陸水葬。” 我倒有些聽明白了,驚嚇說:“您老該不會說那石棺是從內陸河飄到了海里吧?” 這事可就有些玄乎了,兩者壓根就搭不著邊啊。葛大爺搖搖頭,顯然是不同意的說法。 這時,領導大飛走過來,對著葛大爺噓寒問暖,最后不耐煩的瞅了我一眼,那眼神弄得我特想揍人。 葛大爺拍了下我的肩膀說:“這小伙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在你這就不用干了。” 領導大飛可是聽懵了,我也傻眼了,開玩笑,老子啥時候變成了你徒弟了。剛想反駁,忽然想起剛才我倆的對話,頓時無語了,難不成這老家伙心里打的是這個小算盤。 “葛大爺,他可不能走啊,我們這里缺人。”領導大飛可不想就這么放棄我。 “缺人就招人就是了,這小兄弟與我有緣,日后會有大作為的。”說實話,這話我可非常愛聽,打小到現在,可還從來沒有人夸過我呢,剛還有的一點不滿也消失了。 沒辦法,領導大飛也不好強留,一臉“幽怨”的看著我,就好像是在看錢袋子丟失了一樣。 葛大爺帶著我再一次來到了村子里頭,然后回到屋子里管自個忙活去了,我也閑著無聊,只好站在外頭干等著。大概過了十來分鐘,葛大爺才走出來。 然后一語不發的帶著我朝著海邊一直走,等到走出村子,走過一條馬路時,來到了一處山溝子里頭,這里面對著大海。 我不知道他老人家來這里干什么,好奇的跟在后頭,我倆在走在山溝子里,等到了一條小河邊上時,葛大爺才停了下來。又一次將五帝錢扔入了水中,過了片刻拉了上來。 這一次,錢幣上的毛發多了不少,他立馬指著河說:“石棺在這兒?” 我吃了一驚,這是什么手段。 “那要下去挖嗎?”我壓根就是一小白,自然不懂什么玄機。 “不行,石棺厚重有數百斤,你一個人是拉不上來的,看來只有到晚上了。”葛大爺掐算著手指,然后來到幾十米開外,那兒是一處淺水的位置,正好只有半米多深。 葛大爺盯著這個位置看了很久,讓我去村子里找一個漁網和雞血過來。 我不明所以,好在漁網在這兒普遍,我又跑回去一趟,將漁網取過來。葛大爺將漁網撒入了這個位置,將一桶雞血放在一邊,又插上一炷香,說是等到晚上的時候再過來。 于是我倆又回到村子里頭,趁著這休息的時間,我有點不滿的看著他老人家說:“您老為啥收我為徒弟?” 葛大爺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做出神秘的樣子說:“尸囊一派,自古就是傳承道家一脈,跟著我總比你呆在那油田舒服。” 他這話說到我心坎里去,那日子還真不是人過的,不過我好奇他老人家怎么就只收我一個徒弟,于是詢問說:“您老以前收了多少個徒弟?” 這下子好了,葛大爺咳嗽了,臉色有點不對勁,無奈的伸出五個手指頭:“五個,不過都死了。” 我差點就暈倒了,五個都死了,這老家伙明顯就是在坑我啊。 還以為是美差呢,沒想到就是個火坑,我心想要不現在回去算了,但看他晚上一個人去捉拿尸夔,心里有點不放心,只好悶聲不吭的坐在一邊。 葛大爺看我的表情,估計知道是咋回事了,立馬轉移了話題,說起了有關于尸囊一派的故事。 原來,這尸囊人還很講究,聽說是從長江那邊沿襲下來的。幾百年前,長江那邊經常會發生洪水,淹沒田地,死傷無數,遇到旱澇,更是一場天災。 那時候死的人都漂浮在水上,尸氣沖天,瘟疫橫行,更重要的是經常會發生怪事。 于是尸囊人出現了,他們手持一柄青灰木劍,手里拿著個鈴鐺和裝人的尸囊袋子。游走于長江之上,遇到漂浮在水上的尸體就會裝入尸囊袋子中。 拖上岸后會找個地方安葬,貼上三清符,然后找到死者的家人,讓他們坐船沿著江喊魂,讓魂魄歸位。 若是找不到家人,就只能就地埋葬,在墳頭處插上一把艾草,將尸體的皮囊剝下來,游離的生魂見到了就會回來。當然這種做法很殘忍,我聽了后都是一陣哆嗦。 不過想想干這行比我現在的生活刺激多了,不如先干著看看好了。 等到了傍晚的時候,葛大爺才收拾家伙,帶著我朝那山溝子里跑去。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天津快乐十分杀号 千炮捕鱼电玩城外挂 广东麻将技巧十句口 秒速飞艇客户端 股城模拟炒股软件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 欢乐斗棋牌斗牛咋没了 河北快3和值遗漏统计表 一定牛贵州快三 北京三快 江苏7位数下期预测号码为 快乐彩12选5中奖规则 内蒙古快3开奖号码公告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 平台股票期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