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五常傳

更新時間:2020-01-02 15:17:23

五常傳 連載中

五常傳

來源:微小寶 作者:殘雪戀 分類:穿越 主角:吳陳振興 人氣:

主角是吳陳振興的小說《五常傳》此文是殘雪戀原創的穿越文,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絕對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優質小說,書中主要講述夜,很安靜很安靜!只有這家燈火通明的酒樓,才洋溢著男人們的淫笑聲! 他喝著小酒,眼看著她將衣裳一件一件剝下來,在酒樓中心跳著婀娜的舞姿. 他不愿讓別人見識她的嫵媚,他會心痛;她明知他在心痛,她婀娜的舞姿卻跳得更加瘋狂……...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喜來撲了過來,王坤則大喊大叫起來:“有刺客!來人啊!有刺客……”只見那黑衣人卻腳一跺,飛上了屋頂,消失在黑暗中了.喜來欲追出去,王坤卻攔住他道:“對方太厲害了,別追!我們還是看看二師兄怎樣吧!” 陳振興蜷縮在被里,整個人直哆嗦,任憑二人如何問道,他只有一個字回答:“冷!”門外有人叫道:“發生什么事了?”卻是喬生和他的兩個弟子.王坤急道:“喬掌門,求你快給我師兄看看吧.” 喬生看著陳振興的樣子,不禁大驚,道:“太陰掌!他中了太陰掌!” “你說什么?”吳大志和張鏢走了進來,來到床旁一看,吳大志臉色不禁大變,道:“太陰掌!太陰掌!果然是太陰掌!” 張鏢問道:“師兄,太陰掌有什么來歷么?”吳大志道:“來歷可大了,當然‘四大魔君’中柳海懷就是靠這太陰掌縱橫江湖的,且中了太陰掌的人,唉……” “未必,家父對這太陰掌研究了二十余年,終于在三年前研究了治療的方法.”江玉蘭走了過來,臉色也并不好看.她掏出了一顆丹丸,道:“陳大哥,這冰蟾丸可暫時鎮住你體內的寒毒,快服下去吧!”陳振興張開了嘴,江玉蘭塞了進去.過了會兒,才見陳振興稍稍鎮靜了下來.吳大志問道:“這冰蟾丸乃‘百毒藥王’江百勝獨門秘方,令尊莫非便是‘百毒藥王’江百勝?”江玉蘭道:“正是家父!” 吳大志大喜道:“如此甚好!舍弟便有勞姑娘費心了!”說完,向江玉蘭一揖.江玉蘭忙道:“吳大俠說哪里話?我一定會盡全力照顧陳大哥的.” 王坤道:“師兄,讓我跟姑娘一起去吧.”吳大志卻道:“不用,我們應該相信江姑娘,我們明天還要回降龍教,早點休息吧!喬掌門,你應該知道怎么做吧” 喬生拱手道:“人是在我這里失事的,我一定找到兇手,并加強防衛!” 吳大志很不客氣地道:“那是最好,我不希望我教之人會有第二個受傷.”說完,又對江玉蘭道:“我明天備好車馬糧食水,讓姑娘好上路.”江玉蘭點頭道:“有勞大俠了.”…… 第二天一早,江玉蘭便攜昏昏沉沉的陳振興坐著馬車上路了.行路三天之過程且不說,卻說江玉蘭停了馬車,扶著剛醒來的陳振興下了車,陳振興環望了四周,只見這里花朵非紅卻另有一番香味;草兒枯黃卻別是一番活力.再仔細一看,卻有一塊飽經風霜的石碑矗立在谷口前:異草谷.陳振興不禁問道:“這里便是你家?”江玉蘭笑道:“是呀!我們快去見我爹吧!”江玉蘭扶著陳振興剛走到谷口,卻見谷內一人神神秘秘、慌慌張張地走了過來,還不時地向后面望去,似乎被人追趕.待近些時,只見此人生得眼細鼻尖,鼻下還有兩條極細長的胡子,一看便知這樣的人做事不會光明的.江玉蘭叫道:“師兄,干嗎神神秘秘的?”那人被江玉蘭嚇了一跳,忙立住腳,稍稍鎮定,才笑道:“沒什么,只是要離谷一會兒,怕被師父瞧見.” 江玉蘭笑道:“原來如此!那你去吧!如果覺得外面世界好玩,就別回來了.”那人陪笑道:“師妹卻說哪里話,我只是出去一會兒而已.”說完,不曾多看一眼,便徑直走去.江玉蘭越想越覺得怪怪的,忙叫道:“站住!”那人回轉過身來,卻是忽地一掌帶來,江玉蘭一驚之下,陳振興已上前接掌,“啪”的一聲,饒是那人勁力不夠,摔了個“狗吃屎”,然陳振興這一動真氣,迫使他體內被封住的寒毒又散發了,他只覺全更加寒冷,更加痛苦.江玉蘭忙掏出藥瓶子,卻發現藥沒了,急得她像熱鍋上的螞蟻,忙道:“走得,快去見我爹.” 路過一片枯黃的草地,路過一片暗紅的花園,直到聞見了滿谷藥味卻又不失芳香時,才見一座古老的樓閣聳立在眼前.江玉蘭扶著陳振興走了進去,還不斷地叫道:“爹,爹,爹……”里面并無人,只有古老卻不失華麗的裝華.江玉蘭扶著陳振興走上了樓,但見樓中有紫煙冒出者,乃一房內也.奇異的煙霧,散發出一股難嗅的味道,使人作嘔.江玉蘭失聲道:“不好!”忙扶著陳振興推開房門,但見里面一短胡須人倒于一香鼎前,鼎里不斷地有紫煙冒出.江玉蘭忙撲過去扶起他,同時叫道:“爹,爹……” 那老人原來便是江玉蘭的父親“百毒藥王”江百勝,只見他稍稍睜開眼睛,見到江玉蘭,不禁露出了微笑,沙啞道:“玉蘭,我的寶貝,你總算回來了.”江玉蘭問道:“爹,發生什么事了?”江百勝道:“你師兄那個禽獸不如的東西,趁我閉關時將我香鼎推倒,搶走了《不死經》!” 江玉蘭走到陳振興身邊,同時道:“搶了更好,那算什么《不死經》?瞎騙人的而已.”說完,又扶陳振興過來,道:“爹,他中了太陰掌,你快救救他.”江百勝只向陳振興打量了一番,便道:“他寒毒早已侵入他五臟六腑,卻能活到現在,真是奇跡!” 江玉蘭水靈靈的眼睛轉了轉,笑道:“爹,這還是你的醫術高明呢!”江百勝卻道:“小娃子休拍馬屁,我還未出手醫治,卻與我何干?”江玉蘭笑道:“爹雖未出手,卻已勝似出了手,那冰蟾丸之功效,有如仙丹神藥一般.”江百勝眉飛色舞,道:“原來如此,冰蟾丸不過我當年隨手抓幾只冰蟾之心加以草藥配制而成,卻不知有這等功效!” 江玉蘭笑道:“這說明了爹勝過華佗百倍,他的寒毒在爹眼中亦不過小菜一碟,是吧?”江百勝聽了,方知中了江玉蘭下懷,展顏笑道:“你個鬼靈精!說了半天還是要我救他是吧!”江玉蘭嬌嗔道:“好不好嗎爹?” 江百勝上前問道:“小伙子叫什么名字?是何來歷?”陳振興拱手道:“在下陳振興,乃降龍教之弟子.”江百勝聽了陳振興自報降龍弟子,不禁一驚,重新打量了陳振興一番,然后又問道:“想必閣下必定身絕技吧?”陳振興被這么一問,倒不好意思起來,只拱手道:“晚輩不成器,哪談得上身懷絕技?” 江玉蘭卻道:“哎呀!陳大哥,你又何必謙虛?爹,陳大哥可厲害了,黃山剿匪他可有大功勞啊!” 江百勝滿面紅潤,似是撿到了一本奇妙醫書似的,只聽他笑道:“這等英雄老夫豈能見死不救,老夫就是搭上老命,也要解了少俠身上奇毒.”江玉蘭笑道:“爹,太夸張了吧!” 一個諾大的水桶,正被江玉蘭用水一桶一桶加滿.水是暗紅色的,冒出來的煙是黃色的,撒上去的紫色花朵頓時也變成了紅色的.而現在,陳振興正要在這水里泡一個時辰,且不能動,也就是要讓這水冷卻后凝固在自己身上.江百勝給了他服了幾粒丹藥,以抗熱水之用;給他涂了一種草藥,防止皮膚被腐蝕.江玉蘭在門外徘徊著,還不斷地問她爹爹:“爹,行不行啊?”江百勝倚在墻上,閉著眼睛,顯得十分鎮定,也十分自信,道:“這方法雖然我是第一次用的,但我卻很有把握.” 一個時辰過去了,江玉蘭迫不及待地問道:“可以進了么?”江百勝淡淡道:“我可以,你卻不可以.”江玉蘭問道:“為什么?”江百勝道:“他沒穿衣服!”江玉蘭頓時羞紅了臉,無語.江百勝進了房中,只見陳振興已被紅水凝固,昏迷了過去.江百勝便往他身上再倒些粉末,那些紅色固體頓時溶解,陳振興亦醒了過來.江百勝問道:“少俠感覺如何?”陳振興道:“感覺輕松極了,多謝前輩救命之恩!”江百勝笑道:“少俠客氣了,快些更衣出來吧,那丫頭可已急得不行了.” 第二天一大早,陳振興便起來了,看起來他氣色很不錯,江玉蘭在給他的那間客房里撒了些催眠劑,他一躺在床上便睡著了.他走出樓閣,便看見江玉蘭在一簇花叢中,提著籃子正在采花――這處花叢是陳振興目前看到的最正常的花.所謂正常,便指顏色普遍,花香撲鼻.陳振興走了過去,問候道:“早啊!”江玉蘭嬌笑道:“不早了!只是這里較安靜,所以你認為起得早了.”陳振興陪笑道:“噢!那倒是我貪睡了!”江玉蘭笑道:“你若喜歡睡,那就睡吧,絕沒有人打擾的.” 陳振興看著兩邊鮮紅的花朵,問道:“這是玫瑰花么?”江玉蘭道:“是啊!眼力挺好的你,是不是經常拿這個哄女孩子啊?”陳振興忙解釋道:“哪里?我從小就住在深山中,還不曾與一個女子說過話呢!我四師弟喜來與五師弟王坤,每每打獵時若遇著了樵夫之女上山砍柴,比會上前甜言蜜語幾句,惹得女孩怪不好意思的,我雖時常與他們在一起打獵,見了女孩都會躲得遠遠的,卻不曾和她們說過話.” 江玉蘭問道:“為什么?”陳振興道:“因為她們總愛用眼睛一直盯著我,我也怪不好意思的.”江玉蘭水靈靈的眼睛看了看陳振興,噗嗤一笑,道:“她們喜歡你啊!你這個呆子,如果不躲著她們,說不定你早已娶了老婆了.” 陳振興笑道:“是么?那……我回去之后,若再見著她們,絕不躲著她們了,我還要跟她的說話.”江玉蘭怒視了陳振興一眼,隨即笑道:“去就去吧!關我什么事?”陳振興笑道:“開玩笑的啦!” 陳振興邊陪著江玉蘭采花,邊又問道:“這谷里除了這里的花較自然外,好象其它的都似草非草,似花非花.”江玉蘭道:“因為其它的都是我爹用特別的養料來陪種的,為的就是可入藥,而這一片卻是例外的.聽我爹爹說,這些花是我娘種的,為了紀念我死去的娘,他便用正常培養方法養這些花.” 陳振興又問道:“你爹醫術那么高明,你娘怎么會……”江玉蘭嘆道:“哎!生死由命,誰又能料得到?不說這個了,你有什么打算呢?” 陳振興道:“我當然是要回去了,總不能一輩子呆在這里吧!”江玉蘭帶著埋怨的眼神看著他,問道:“難道你不愿意?” 陳振興竟不知如何回答才是,只嘀嘀咕咕道:“我……不是……我……”江玉蘭水靈靈的眼睛里閃起了淚光,惡視了陳振興一眼,扔下了籃子,直跑了去.陳振興追趕而去,卻碰見了江百勝.陳振興忙拱手道:“對不起啊!前輩,晚輩……”江百勝卻截住了他的話道:“少俠不必多言,老夫也是過來人,對這種事很是了解,愛女愛耍脾氣,老夫自會勸她改善的,這個你請放心!” 江百勝這話,倒令陳振興愧疚了起來,竟不知答話是好.江百勝又道:“少俠身體可好了?”陳振興拱手道:“好多了,多謝前輩救命之恩.”江百勝卻道:“客氣什么?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陳振興陪笑道:“是是!” 江百勝又道:“少俠可否幫老夫一個忙?”陳振興拱手道:“前輩請說,晚輩一定在所不辭.” 江百勝淡淡道:“嗯!出了這個谷,一直往東,便有一個城鎮,鎮上有一座大府,名曰‘王府’,府上有一種神藥,名曰‘百效丹’,其體狀如李子般大小,顏色如血般紅,可有百毒不侵之功效,老夫已修煉到最高境界,卻只差一步便可大功告成,苦奈無百效丹輔助啊!” 陳振興笑道:“晚輩明白,晚輩這就去向王府借一顆來.”江百勝冷笑道:“借?要是隨便肯借,那還叫王府?”陳振興不解道:“那當該如何?用重金買下么?” 江百勝道:“此乃神藥,且王府已是有錢之人,花下重金亦不賣!”陳振興皺眉道:“借也不成,買也不成,難道要去盜不成!”江百勝背立起雙手,理直氣壯地道:“正是!”陳振興一驚,忙道:“不成,我師父打我從小就教我不可盜竊,我不有違我師父當日之教導.” 江百勝哈哈大笑,隨即長嘆了口氣,道:“罷了罷了!可憐老夫二十年心血,卻將付諸東流!”說著話,人卻緩步而去.陳振興看到他蒼老而落魄的背影,于心不忍,情不自禁地叫道:“前輩且慢!” 江百勝暗喜,轉過身來,做作絕望地看著陳振興.陳振興更加心軟,道:“好吧,前輩,我答應你!”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街机电玩捕鱼一分一元 梁朝伟会赚钱吗 足球即时赔率 抖音上说散步赚钱 腾讯欢乐麻将官网下载 街机电玩捕鱼可以下分 电动汽车承包了赚钱吗 北京十一选五 贴现赚钱吗 手机职业哪些赚钱 实体店夏天卖什么赚钱 广东快乐十分 赚钱比较快的游戏 人人河北麻将app下载 新疆时时彩 炒股100个人有多少人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