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穿越 > 只愿為你傾城

更新時間:2020-01-02 15:09:22

只愿為你傾城 已完結

只愿為你傾城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短衣 分類:穿越 主角:唐從雪小姐 人氣:

這次給書友們帶來短衣原創的穿越小說《只愿為你傾城》精彩章節內容的閱讀,唐從雪小姐兩位主角最終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內容:山洞內,唐從雪發現了一副與自己十分相像的畫像,就在她和那副畫像接觸時,突然暈倒,再次醒來她發現自己竟然在另一個世界……...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打發了前來圍觀的村民,唐從雪這才舒了一口氣。

“這里怎么還有一個口子,快來人把它封鎖起來,難道你們還想讓這里成為村民們觀賞的旅游景點嗎?”唐從雪剛剛抬起封鎖線想進到山洞里面去,就看見山洞的后面還開著一個口子沒有封鎖起來,想起先前村民們瘋狂的想要擠進去看一看究竟的過激舉動,唐從雪就是一陣后怕。

聞聲的警員們立即趕過來拉上封鎖線。

唐從雪雙手叉腰,看著山洞里面。

還好發現的及時,這里竟然有一個墓,而且看起來年代久遠,如果葬著的是古代的什么牛逼人物,被村民們這么一鬧,豈不是都被破壞了?

唐從雪對著警員們揮揮手,示意讓他們在外面看著,自己便進去看一看究竟。

古墓看起來很是華麗,而且布局嚴密,定是古時地位高貴的人所葬之處。

唐從雪心里微微激動,如果這里真的是什么尊貴之人的陵墓,那自己保護了這里,定能受到上級的表揚。

撩撩頭發,打量著古墓。

突然,唐從雪看到在棺材上方,懸著一副畫像。

遠處看,畫像里面的人很是嫵媚動人。唐從雪對著懸在空中的畫像感到很神奇,而且好像也沒有什么繩子之類的東西吊著,好奇心驅使她的腳步向前。

唐從雪走近一看,瞳孔瞬間擴張。

遠處看這個女子很是漂亮,但是走近細看,竟發現眉目之間與自己十分相像。

唐從雪咽了一下口水,滿眼的不可思議,不禁伸出手撫向畫像。

剛剛撫上畫像中女子的嘴巴,便覺得頭突然一痛,整個身子仿佛要被撕裂了一般,天旋地轉,唐從雪雖然當警察當了這么多年,但是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瞬間恐懼襲來。

想自己身為二十一世紀引人注目的警花,竟然被一張神秘的畫像如此折騰。

唐從雪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感覺快要窒息了,承受不住這樣的折磨,一咬牙閉上眼睛,很是不甘,一邊憤恨著畫像的可惡,一邊惋惜自己的不留意,竟然就這樣憑空因為一張畫像,難道要喪命嗎?

巨大的疼痛襲來,終于唐從雪忍受不住了,閉上了眼睛昏了過去。

*

“小姐?小姐?小姐你醒醒啊小姐……嗚嗚……”

“小姐你不能死啊小姐……”

唐從雪的意識緩緩恢復了過來。

想要睜開眼睛,但是劇烈的頭痛和沉重的眼皮讓自己難以睜開雙眼。

感覺有人正在抱著自己的身子使勁的搖,而且那哭喪的聲音讓自己實在是難以忍受。

是誰啊,是不是有病,這樣子折騰人?

唐從雪的頭微微動了一下,小丫鬟流兒察覺到這細微的動作,動作一頓,反應過來后又是一頓劇烈的搖晃。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啊,我看到你動了,我看到你動了哎!”流兒因為唐從雪的一點小動作,行為更是激動了起來。

唐從雪終于忍不住了,再搖下去非得把自己的腦袋搖下來不可。

唐從雪忽地睜開眼,凌厲的目光望向一臉的鼻涕和淚水的流兒。

流兒看到之后,不知是喜悅還是被那樣的目光所嚇到,呆呆地沒了反應。

唐從雪正欲坐起,便覺得頭上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不禁伸出手揉揉太陽穴。

流兒這才反應過來,急忙站起身子把唐從雪扶了起來。

“小姐你終于……”

唐從雪見流兒又要開始奪命的哭喪了,急忙伸出手捂住她的嘴巴。

“吵死了,又不是死了人,吵什么吵!別說我能醒來了,就算是健康的人也被你這樣折騰死了。”唐從雪噼里啪啦的教訓著被捂著嘴巴的流兒。

流兒聽到以后不敢再發出聲音,木訥的蹲好。

唐從雪見到她唯唯諾諾的樣子,這才滿意的松開了手。

唐從雪正欲下床,突然猛烈的疼痛感再次襲上自己的頭。

唐從雪立即閉上眼睛,手扶著頭,想減輕一點疼痛。

只覺得頭好像要爆炸了一般的疼,原本不屬于自己的記憶像猛獸一般侵襲著自己的大腦。

唐從雪感覺到好像有什么東西硬生生的要擠進自己的大腦,立即冷靜下來,調整好狀態試圖容納那些東西。

一片片凌亂的記憶在唐從雪的大腦里拼接著。

唐從雪再度睜眼,眼里不是凌厲,而是一種憎恨和心疼。

唐從雪接受了不屬于自己的記憶,知道了前世的唐從雪原來過著這樣的生活,滿滿的心疼和恨意。

睜大了眼睛打量著四周,剛剛一直被流兒所煩著,導致一睜開眼的第一件事情也是教訓流兒,竟然沒有留意周圍的環境。

只見周圍是自己在電視上所見的樣子,古代的器具,古代的衣服。

再看向流兒,一身粗布麻衣,挽起的發髻,儼然一副古代奴婢的樣子。

剛剛接受了前世唐從雪的記憶,自己這才知道,原來流兒是自己的丫鬟。

而自己所在的這具身體,是一個不受寵的嬪妃。

而正是因為自己的不受寵,導致自己身邊的奴才都敢一個個離開,而前世唐從雪的死,竟是被奸人所害。

唐從雪似乎好像知道了一些自己為什么會來到這個世界,許是冥冥之中,上天已經做了決定,安排唐從雪來幫這個可憐的“唐從雪”報仇。

前世的唐從雪雖然有一副極好的皮囊,但是生性溫婉,不愿與那些整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嬪妃爭寵。

一來二去,皇帝也膩了她的呆板,不再注意她。

而唐從雪卻不明白,為什么前世的唐從雪不去爭寵?她不喜歡與人爭執什么,不就為了過的安穩嗎?那還不是被人害死了?

唐從雪不明白也不理解。

但是心里卻做了決定,既然自己來到了她的身體里面,就得幫她活的精彩一點,幫她出人頭地,怎么也不能枉了這副傾國傾城的皮囊。

“流兒,去,弄點熱水來,我得洗個澡,然后準備素雅一點的衣服,順便拿點梳妝的物品幫我梳洗一下。”唐從雪看著傻兮兮沒有動作的流兒,不禁出聲提醒道。

而流兒聽到唐從雪這么一說,又是一呆,隨即頓時笑臉擺了上來。

“小姐你終于開竅了!小姐開竅了!”流兒喜的都要跳起來了。

唐從雪嘴角微微抽搐。

唐從雪一瞪,看著這個歡呼雀躍的女孩,不知道說什么。

流兒是自己的陪嫁丫鬟,所以就算是自己當了皇上的妃子,流兒依然稱自己為小姐。

而流兒雖然看起來大大咧咧的,但是心思卻是極為細膩。

做事妥妥當當,不過一會兒,傳來踏踏踏的腳步聲。

緊接著,便是細細碎碎的啜泣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唐從雪皺著眉看著流兒。“怎么了?”

“小姐,小姐,內務府的人真的是太可惡了,看到小姐不受寵,就找著借口搪塞,還說什么沒有了。憑什么蝶妃的丫鬟沁兒去拿發簪和胭脂就有,奴婢去拿,李公公就說沒有了!”流兒一進門就是噼里啪啦的抱怨。

說完,又是一陣急促的啜泣。

唐從雪眼神霎時間犀利了起來。

雖然說是不大受寵,但也不至于這樣吧,竟然連一點胭脂都要不來。

“罷了,那些狗眼看人低的狗東西,他們遲早會后悔的。”唐從雪心知前世唐從雪的面貌與自己一樣,而且由于是在古代的原因,皮膚特別好,白白嫩嫩的,比二十一世紀的自己要漂亮的多。

而且身材比以前也是更加火辣,只是,卻沒了二十一世紀時那般利索的身手。

雖是不受寵,但畢竟是嬪妃,十個手指如蔥管一般細長好看。

“罷了,流兒,別和他們計較,去拿一根紅色的發帶來,順便幫我沐浴。”唐從雪安慰著這個似乎是唯一的真正對自己好的人。

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遲早會讓他們后悔的。

唐從雪又低頭看自己的衣裳,墨綠色的,從中能看得出身體主人的端莊。

流兒用心的幫唐從雪擦洗身子,而唐從雪則是在想前世唐從雪的死。

按照前世的記憶,唐從雪的死根本不是她自己愿意的,而是被奸人所害。

而且,在唐從雪死的前一刻鐘,正好剛從皇后那里出來。

皇后身邊的丫鬟姿兒說要帶著流兒去拿東西。

這才讓自己落了一個單。

身為警察的唐從雪,不出一會兒的時間,便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畢竟古代女人的心,無非就是爭寵。

她們嫉妒溫婉的唐從雪吸人的美貌,為了保住自己的寵勢,所以才要害死唐從雪。

而且她們心知這個時候正在勢頭,一時間殺死了不受寵的唐從雪,也沒有多少人知道。

唐從雪沒由得來的有一些害怕。

女人心,海底針。

不過唐從雪既然說了要幫唐從雪奪回原本屬于自己的東西,那她一定會去做的。

沐浴完畢,唐從雪取來木梳和紅色發帶。

正欲動手,流兒卻急忙走過來。

“小姐,讓奴婢來做吧。”流兒出聲說道。

而唐從雪聽到之后則是嗤笑,“你懂什么,你梳的頭發又不合我的心意,還是讓我自己來吧。”

流兒聽了之后則是悻悻然的離開去收拾房間。

唐從雪將頭發梳好,然后用紅色的長發帶綁住頭發末梢的頭發。

看起來蓬蓬松松的,很是好看。

唐從雪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一雙桃花眼很是漂亮,長長的睫毛看起來毛茸茸的,不畫而彎的柳葉眉,小巧可愛的鼻子,粉嫩的雙唇,放到現代,也是數一數二的美人胚子。

而且這么干凈,未使粉黛,與二十一世紀濃妝艷抹的女人們比起來真的是美極了。

而且紅色的發帶長長的,垂在發絲之間,平添了幾份嫵媚。

唐從雪看著這般模樣,自信心大增。

沒有化妝就如此美艷,如果畫了,那豈不是要奪了那君王的心?

而流兒看到,也是驚訝的捂著嘴巴,她陪伴小姐多年,小姐一直規規矩矩的梳著妃嬪應該梳的發式,卻從未見過這樣的發式。

而且現在的小姐看起來很活氣,與以前柔柔弱弱看起來有些病態的小姐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

單純的流兒只覺得或許是小姐“死”了一次之后知曉了生命的寶貴,決定開始爭寵了,這才變成這般模樣。

想著想著,流兒又想到自己跟著小姐風光的模樣,不禁笑出聲。

唐從雪正端量著自己,卻看見流兒在身后笑。

不禁懷疑古代人的審美,難道自己這樣很難看么?

唐從雪想著想著便問出聲,“笑什么?難道很難看嗎?”

“沒有沒有,小姐,真的很漂亮,漂亮極了,這么好看,讓我不禁想到小姐得了寵以后風光的模樣,所以奴婢這才高興的笑呢。”流兒稚嫩的臉蛋上滿滿的笑意。

唐從雪聽了也是欣慰的對著流兒笑,能有一個真的陪伴自己的人,真的不容易。

“流兒,現在是什么時辰?”唐從雪看看房間,突然想起古代并沒有鐘表之類的東西,而自己現在卻想做一些事情,這才問了流兒。

“還早呢,小姐,還有倆個時辰用晚膳。”流兒乖乖的回答。

唐從雪算著,古代的倆個時辰,那就是現在的四個小時。

一般都是晚上十八點用晚膳,恩,差不多,時間夠了。

猜你喜歡

  1. 都市小說
  2. 玄幻小說
  3. 言情小說
  4. 靈異小說
  5. 熱門作者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魔兽世界手机英雄榜
广东快乐十分 梦幻捉鬼根本不赚钱 北单比分开奖 顶呱刮 发链接让别人领任务赚钱的平台 腾讯广东麻将1.50版本 北京赛车 89彩票群 阅读赚钱app排行榜2015年 现在企业为啥都不赚钱 网上真人麻将平台 急速赛车 银河彩票苹果 平民可以赚钱 倩女幽魂打宝还能赚钱吗 竞彩比分直播